六娘满头黑线,竟不曾想还有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六娘疑惑地指指长喜另一侧腰:“可是我踩到的好像是那边。”

    长喜条件反射去捂另一边。看到竹青的脸色“刷”一下死难看才反应过来,重新捂回去,讪笑:“娘子记错了,是这边。小的怎么会连哪边疼的都分不清呢?”

    这脸皮,六娘也是叹为观止了。

    人才啊,也不知人家府上是怎么培养出来的,六娘倒有点好奇了,想了想,那小公子再怎么着也不过是个小孩子,有甚可怕的?倒不必一定要避着,真恼了人家反不好收场。

    “竹青,我去跟那边的哥哥道个歉吧?虽然这位小哥儿挡了楼梯的路,可我毕竟不小心踩到了他。”六娘摇摇竹青的手一边撒娇一边安抚。

    她说着已经站起身了,竹青无可奈何,赶紧跟着她,垂着头眼角余光瞟了长喜一眼,敢怒不敢言。

    长喜心里一乐,这小娘子真是有趣,一句话把责任都推给了他,人家全是“不小心”呢。

    不过任务总算完成,长喜喜滋滋快走两步走在前面弯着腰殷勤带路,笑得满脸谄媚。

    “咦,你的腰不疼了吗?”六娘眨眨眼,故意问道。

    长喜面不改色:“多谢娘子关心,小的挺得住!”

    ……你赢了!

    六娘屈身道了个万福:“这位哥哥,方才因你家小厮挡住了路,我不得已从他身上跨过去,不小心踩到了他,你……你不要生气……”

    赵晋元等得不耐烦了她终于过来,正心花怒放着,听着这话却不大对,看小姑娘眼里含着泪怯怯的样子,大眼睛里满是惊吓委屈,立时黑了脸:“长喜!”

    他们压低了说话,他又离得不近,哪里听得见他们说了什么,莫不是长喜威胁人家了吧?

    赵晋元对身边几个随侍的家仆还是很了解的,若人家不愿意过来,长喜为了完成他交待的事可什么都干得出来。

    长喜这个心塞,却直接跪下:“小的知错!”

    啪啪就是两巴掌。

    六娘都惊住了,她只是对这小厮胡搅蛮缠略有些不满,加上为了摆脱责任,才故意装得可怜些,这……这也太凶残了。

    赵晋元看小姑娘又吓到了,顾不得教训长喜:“你先下去。”

    长喜乖乖到一边去,故意离得稍远一点,却也不走开。

    长喜走开了,赵晋元却有些不知所措,六娘干站着好尴尬,正要开口试探着告辞,赵晋元手一指对面位置:“你坐。”

    ……

    好像应该说“请坐”?

    六娘看着这小公子脸更黑了,只好胆战心惊地坐下,她错了,她居然忘了这世界上还有个物种叫熊孩子,不是一般人能搞得定的。

    这种身份尊贵又喜怒不定的熊孩子肿么破?

    赵晋元紧张得手在桌子下边紧紧握着,想到上次这小姑娘说瑞王府和他的话,就不想让她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瑞王世子,可现在怎么办?说什么?

    唔,他得编个假身份,赵晋元脑子飞快转着,他可不笨,知道自己扮不来普通人家的孩子,索性寻了个过得去的:“我是廉国公之孙刘尉。”

    六娘眉头一跳,这上来就自报家门是几个意思?这熊孩子要仗势欺人?可是又不像啊……

    六娘抿了唇乖巧地笑:“我姓安。”

    却不肯告诉他名字。

    一说上话赵晋元放松多了,缓了口气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家中行二,你叫我二哥哥就行了。”

    便宜刘尉那小子了。

    六娘无语,咱俩有那么熟吗?这时候再不知道这熊孩子是想“交朋友”的六娘就傻了,可是他就没想过别人可能不愿意跟他做朋友吗?

    没得办法,六娘只好道:“我族中行六。”

    又是一阵沉默……

    赵晋元眼前一亮:“你喜欢吃什么?我让他们买给你。”

    六娘看这孩子脸上隐隐“只要你说我就能办到”的傲气,心想真是被宠坏了啊。摇摇头:“不必了,等我娘过来我就要走了。”

    话音刚落,一个伙计上来四下一望,诧异地看了看赵晋元,走过来先对他陪个笑,又对六娘道:“六娘子,夫人在楼下等着呢。”

    “我这就下去。”

    感谢苍天!终于不用这么煎熬了,六娘虽然不怕赵晋元,但也不想跟他攀什么交情。

    且不说男女有别,门第落差太大了朋友做起来太累,她是懒得费心应付的。

    歉意地对赵晋元笑笑,看这孩子端着傲气的脸却难掩失望,六娘心一软:“二哥哥,我先走了,你慢慢坐。”

    看着她走,赵晋元闷闷地喝茶,长喜又凑过来:“世子,咱们该去找六公主和沈娘子了吧?”

    赵晋元白他一眼,急什么?那丫头一出宫跟疯了似的,哪会那么快回去。

    心里一黯,明日就是父王迎娶那个女人的日子,这些日子他刻意留意了一下,对这桩婚事京都说什么的都有,鲜少有人是往好地方想的,虽然也知道了不少父王的风流韵事,但还是说林氏的人说,赵晋元心里舒服不少。

    大有“知道你过的不好,我就放心了”的感觉。

    今天二皇子特意叫自己进宫大约也是想安慰他吧,正赶上六公主歪缠,二皇子索性让他陪着公主出来,想着临走时二皇子拍着他肩膀让他不要多想,赵晋元心下熨帖。

    二皇子长他七岁,今年已经十五了,乃是元后嫡出,但出生没多久皇后就殡天了,皇帝不知道怎么想的,迟迟不肯册立太子。以致大皇子越发嚣张。

    赵晋元不喜欢大皇子,大皇子比他大了足足十二岁,代沟太大,老充长兄教训他,比他父王管得都宽。

    赵晋元又不傻,待年纪大一些就发现私底下遇到的时候大皇子并没那么多闲心跟他废话,多半当他孩子一样随意打发了,等皇伯父在的时候就拼命教育他,好显摆自己是个称职的兄长。

    呸,谁乐意被当成刷皇帝好感的工具?赵晋元可没那么好性儿,另一边二皇子性子宽和进退有度,赵晋元自然而然的就跟二皇子走得更近些。

    长喜心里也愁,王姑姑怕世子在王爷婚礼前由着性子闹出什么事,让他死也要把世子盯好,可他却觉得世子不发点脾气都奇怪了。

    明日王爷大婚,府里今天晚上各处都忙碌,别的院子都张红带喜的,只有世子的院子还满院缟素,这对比实在太惨了点。

    唉,都是主子,他操个屁的闲心,老实把世子看结实了才是正理。

章节目录

锦棠春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六宝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宝儿并收藏锦棠春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