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三日。
    “艾伦,那等下派对见?”
    实习医生格蕾剧组早早结束了拍摄,还穿着病号戏服的亚历珊德拉达达里奥讨好地跟女主艾伦旁派套近乎,没想到却收获了一个做作的笑脸。
    “呵呵,bye~”
    艾伦旁派随后近乎无视地一言不发转身离去,突然被晾在原地的她还不太会应付这种情况,片场其他人目光炯炯,肯定把刚才这一幕看在了眼中,她也不知道怎么化解这番尴尬,对艾伦旁派的背影说完再见后感觉更加不好了,挥起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她不常这样,也许是心情不好,去换衣服吧。”
    剧组摄影师过来问,“新人?”
    “是的!”
    帅大叔暖心的解围令她感激不已,顿时敞开心扉,“也不算啦,我已经演过一集法律和秩序,还有电影鱿鱼和鲸!下半年就要上映了,还有……还有……”
    “哇喔,你资源不错啊!好像都是纽约开工的戏?”
    “对,都在纽约拍摄,这次是我第一次离开那,不,第一次离开那拍戏。”
    “那就是纽约女孩咯?让我猜猜,你家住在……曼哈顿,小意大利区对吗?”
    “上东区。”
    “哇喔,那可是个好地方,上流家庭ah?”
    “不算啦……”
    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在老手的刻意引导下话匣子打开就巴拉巴拉个没完,一路走一路聊,很快到了她的化妆间门口,“你今天这场戏表现得不错,但还有改进的空间。”摄影师开始套路,想跟进去帮忙说说戏。
    “是吗?快请进……”她赶紧把人往里让。
    这时一位剧组制片人追过来,叫住摄影师耳语了几句。
    “呃,抱歉,我那边还有些工作需要,回头再聊达达里奥小姐。”摄影师立刻找了个借口溜了。
    “在芝加哥拍戏还习惯吗?”
    仅见过数面的制片人非常友好,问了几个问题关心后还用长辈表达宠爱的方式揉揉她脑袋,“不打扰你了,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谢谢,我会的,bye……”
    她却变得意兴阑珊起来,目送制片人离去后心神俱疲地拖着脚走进化妆间,“替我向你父亲问好,替我向你父亲问好……”她对随后进来的经纪人和助理抱怨:“大家都是在看爸爸的份上才对我这样的,对吗?”
    “你比大多数女演员幸运,艾伦旁派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纽约当女招待。”
    经纪人笑道:“我听说刚才你被她在片场甩脸色了?别生气,她只是在嫉妒你。”
    “噢。”
    作为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所在地曼哈顿地方检察官的女儿,好莱坞的阴暗面在她这儿完全绝迹,每个剧组都有像刚才的制片人之类人士过来特意关心照应,能小出彩的配角去试镜基本可以手到擒来,在黑法老的芝加哥王国也一样,她轻轻松松就拿到了实习医生格蕾一集的重要病人角色。
    严厉的父亲还给她的经纪人立了很多规矩,不接暴露戏啦,不接基调太阴暗的戏啦,交往异性朋友要报备并经过家里同意等等。
    她是上东区乖乖女,性格并不叛逆,所以到目前为止对这些束缚都还可以接受,注意力都放在新鲜感十足的一个个角色上。
    “能别一直跟着我吗?”
    黑色晚装不算暴露,但她本钱太深厚了,立时化身青春气息十足的性感尤物,带上邀请函驱车抵达高地公园后,皱眉对亦步亦趋的经纪人抱怨。
    “嘿嘿……”
    经纪人笑笑放慢了点脚步,但仍时刻保持在她周围不远,此地主人花名在外,不得不防。
    今天是实习医生格蕾剧组被艾美奖提名的庆祝派对,所以客人大部分是剧组同事,英俊的男主马特波莫是社交中心人物,漂亮的男人女人在他身边围得水泄不通。
    艾伦旁派早早就到了,正和另两位女性主演虞菲红、劳拉莱姆希凑在一起交谈,成名较晚的她其实很注意经营剧组人缘,全剧组上下关系似乎都不错,作为片名实习医生格蕾里的格蕾,唯一无法被编剧写死或者削弱戏份的角色扮演者,她的收入和话语权随着长篇剧集的热播越来越大,已经是目前米国电视圈最具权势的女演员之一了。
    达达里奥自然不会再去找讨没趣,作为演完一集后就再也不见的客串角色,她在剧组没时间交朋友,芝加哥电视圈和纽约的好像两个世界,在这陌生地方想找个眼熟的都难。
    “hey!叶列莫夫先生!”
    但她认识好莱坞大佬叶列莫夫,上次aplus就是让他亲自发给自己a+娱乐的试镜安排,经纪人帮忙选择了实习医生格蕾中的机会。
    她开心地冲过去打招呼。
    “达达里奥小姐,你怎么来了芝加哥……哦对,已经在拍你的戏份了对吗?”
    这女孩并不在老板的友谊赛目标之中,叶列莫夫很清楚这一点,在她父亲递话给好莱坞之后,老板犯不着去惹一位曼哈顿地方检察官兼华尔街警长派系的得力干将。于是和颜悦色关心了几句后冲自己女伴打了个响指,“先带她参观一下这里好了。”
    “你是……”
    达达里奥对过来亲热地挽住自己的漂亮女人非常眼熟,“你主演过燃情夏威夷对吗?”
    “扑了。”
    漂亮女人翻了个白眼,“跟我来吧。”
    作为上东区女孩,百亿富翁的这栋庄园豪宅并未超出她的想象,里里外外参观一圈后甚至有点儿失望,但就在这时,她再度看到了百亿富翁本尊。
    那是在庄园后面,正对密歇根湖的一个码头边,穿着沙滩花短裤和宽松t恤的儿时偶像用一侧肩膀靠住树干,似乎正低头研究手里的什么东西,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斑驳地洒在他身上。
    他身前有位头发银白,正抄手踱步的瘦小老者。
    更外围,是一些五大三粗的保镖,有些保镖手里还牵着大狼狗。
    “hey!aplus!”
    她立刻挥手高呼,几乎是用拽着的将领自己参观的女伴也一道拖了过去。
    “没事。”
    宋亚阻止了拦人的保镖,又对那老者解释:“达达里奥检察官的女儿……”观察到老者疑惑的目光后补了一句,“曼哈顿的达达里奥。”
    老者露出‘原来如此’的神情,这句话也随着湖边的微风传进了达达里奥的耳中,她不觉有些失落,所有人都是看在父亲的份上才对自己这么优容,可你,也包括在内吗?
    “hi……”
    她走近,将手背在身后,晃动着上半身打招呼。
    宋亚恍惚间在她这个动作上看到了卡茜蒂当年的影子,当然,卡茜蒂没她漂亮,正值青春无敌年华的她又有些肖似婴儿肥未脱时期的查莉丝,胸堪比詹妮,但那双哈士奇般的浅蓝眼睛总是能吸引人第一眼的所有注意力。
    可惜,他父亲以前是朱利安尼的人,意大利裔。
    “来这儿拍戏吗?”
    “有什么困难就和我说。”
    “替我向你父亲问好……”
    同样是对晚辈关心备至却稍显疏远的问候,宋亚寒暄了几句又低头继续盯着手中文件上的八位数。
    好莱坞看在她父亲的面子上是会给予些额外照顾没错,但也不至于舔一位曼哈顿地方检察官舔到把重要角色双手奉上,无伤大雅的配角那随便了,不得罪就行,自己也一样。
    忧伤,就是忧伤……
    达达里奥从对方一直紧锁的双眉之间看出了忧伤,三十岁老男人这一瞬间真的有点迷人,暖风吹拂,忧伤,只有忧伤,才能让拥有运动员身材和棱角分明硬汉面庞的他的百亿身家有说服力。
    他熟识的其他超级富豪,比如现任纽约市长彭博都是爷爷级别的了,艺术才华能并肩的更没有。
    “自我介绍一下,查理。”
    白发老者似乎觉得老板突然不理人有点失礼,笑着伸出手接过交际任务,“达达尼奥小姐对吗?非常荣幸见到你。”
    “你好,查理……”
    达达里奥让对方行了个老式吻手礼,揣测他应该是会计师之类人物。
    “这份合同……是脱口秀主持人能拿到的最好的之一吧?”
    老者非常和蔼、健谈,达达里奥正用上东区淑女的风度应对,宋亚突然开口询问。
    “没有之一,稳超拉里金。”
    老者转而对他解释,“琼就是未来,不拿出这份新合同我们抢不过喜剧中心频道,nbc那边的舞台显然更大。琼坚持,决心很大,斯隆女士也同意我们拿出这份合同留人……”
    “嗯。”宋亚再度陷入了沉默。
    新合同、脱口秀主持人、超过拉里金、和喜剧中心频道争夺……
    达达里奥好像知道两人在谈论谁了,acn风头最劲的当家脱口秀主播琼斯图尔特,好像近期确实传出了些跳槽传闻,立刻双手捏在一起兴冲冲的请求:“你们在聊琼斯图尔特对吗?一定要把他留下好吗aplus!我很喜欢他的主持风格!”
    好像有点胸大无脑?宋亚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法再讲价了?”
    老者苦笑摇了摇头。
    “行吧,转告他经纪人。”宋亚把文件递还。
    “谢谢你!太棒了!”达达里奥欢呼,开心极了,认为是自己的请求产生了作用。
    可能是在温室里被保护得太好吧,不过现下的年纪心机太多反倒不正常,“对了,朋友们都在观影室吧?”宋亚给叶列莫夫女友打了个眼色。
    “我们也去吧。”叶列莫夫女友会意。
    “你也一起去吗aplus?”达达里奥问。
    “我等会过去。”
    “哦,那……bye,aplus。”
    宋亚打量失望离去的少女背影,确实条正盘靓,一米七以上,嗯。
    太多想和这位天才艺术家聊的了,文学、表演、音乐……唉!达达里奥问叶列莫夫女友:“刚才那老头是谁?”
    “你不认识他吗?”
    “他说他叫查理。”
    “查理斯金纳,acn台长!”
    “原来是他啊……”
    高地公园的观影室里已经坐了一些人,正在放映名导雷德利斯科特的天国王朝,好莱坞人士肯定都早早看过,所以里面没什么‘朋友’,大多是生面孔,进去时剧情已经走到了耶路撒冷王国鲍德温四世和男主见面。
    爱德华诺顿饰演的这位患有麻风病,全程戴着面具的国王根本没露脸,表现都碾压了和他对戏的男主‘莱戈拉斯’:奥兰多布鲁姆。
    这部史诗大片票房不佳,事后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和福克斯影业为剪辑吵得不可开交,当红炸子鸡奥兰多布鲁姆的星途也蒙上了一层厚厚阴影。
    “听说要出导演剪辑版,奥利弗斯通的亚历山大大帝也是,通过dvd收入,大概不会亏吧。”
    “是的,回本慢点罢了。”
    “福克斯影业和派拉蒙站哪个阵营?索尼还是东芝?”
    “不清楚,索尼刚又联手康卡斯特买下了米高梅,占据优势。”
    “看来康卡斯特铁了心要报上次迪士尼七日战争的仇了,和微软对着干。”
    “反正微软的xbox360快发售了,上面会搭载东芝hd-dvd格式光驱,我们只能跟随……”
    前排的几个人边看电影边交头接耳些无关的事,颇为讨厌,达达里奥自然也看过,忍受着左等右等没等到宋亚应约,于是略坐了坐就跑出来,“里面那些家伙是干嘛的?”
    “好像是aplus旗下哪家科技公司的人吧。抱歉,我去和朋友打个招呼……”
    叶列莫夫女友其实很少来这儿,她已对照顾好奇心无限的问题宝宝有些不耐烦,干脆找了个借口甩掉。
    “索尼ceo久多良木健并不信任霍华德斯金格,这次使用了索尼公司,而不是哥伦比亚影业为主体收购的米高梅,而且还联合了康卡斯特等财团,对米高梅,除了保留007系列等少数有盈利潜力的项目,索尼也不给他们开工的权力,大裁员,把剩下的主要精力用在运营版权库上,不给霍华德斯金格等高级经理人重演哥伦比亚影业当年故事的机会。”
    “听说霍华德斯金格非常失望……”
    “米高梅老板柯克里安赚翻了,十三亿投入,多年巨亏,最后还净赚二十一亿刀潇洒走人。”
    再度落单的达达里奥对始终辍在后面不远处的经纪人做了个无奈的鬼脸,两人只好漫无目的的随便逛,不防一头撞上了迎面过来的人流:一大群西装革履的白人精英。
    索尼、康卡斯特、米高梅类似的词汇也不停从这些人口中往外冒,“亚历珊德拉!噢,我的小alex,看看,看看呐,都是大姑娘了!”
    不防被其中一个古铜色皮肤的老男人亲热地捧住脸亲了下额头,“不记得我了吗?”
    “加洛叔叔!”
    意大利式的热情,达达里奥拼命回忆,终于叫出了对方的姓氏,好像是律师妈妈的朋友,有段时间经常来自己家做客。
    “哈哈,最近怎么样?父亲还好吗?母亲呢?”
    对方长辈般问候了几句,“听说你进入演艺圈了?还顺利吗?”
    “都好。”
    她乖巧地一一回答。
    “祝贺你加洛,你们pge律所在最近的rim诉palm专利侵权一案中胜得非常漂亮。”经纪人也认识对方,握手恭维。
    “哈哈,palm和苹果恶斗,但这种事往往是老三先顶不住……”
    意大利人不用手势帮忙就不会说话,加洛非常得意地比划着开枪的手势,“哒哒呯,哒哒砰!”
    “你们刚才在谈论米高梅?”
    “是的,米高梅完了,梦工厂眼看也要散伙了,现在好莱坞只剩六大了……”
    “呃……嘘!”
    经纪人看到了路过的梦工厂大亨卡森伯格,赶紧制止加洛继续聊这个话题。
    卡森伯格明显听到了,眉头皱了皱,“你们看到aplus了吗?”
    “他在码头!我带你去卡森伯格先生!”达达里奥发现了用武之地,兴冲冲给大亨一行人带路。
    “谢谢。”
    卡森伯格没认出她是谁,只当是黑法老的某个猎物。
    “aplus。”
    “卡森伯格先生。”宋亚疑惑地看了眼去而复返的她,将卡森伯格单独带到码头木桥的顶端,两人看着密歇根湖的景色密谈。
    “按乔布斯的性格,似乎不会忍受艾斯纳把持迪士尼权力,但他们对梦工厂动画的利益是一致的,乔布斯把汽车总动员推迟到明年开画这一手很漂亮,他想拖到你顶不住。”
    宋亚为处境尴尬的卡森伯格分析,“艾斯纳则需要时间。”
    “我确实快顶不住了,3d动画制作周期太长。”卡森伯格不讳言自己的困难,“不确定性是致命的。你会继续支持我重返迪士尼吗aplus?”
    “当然,我会的。”
    宋亚给他吃定心丸,“最晚年底前,我们和罗伊迪士尼的联盟就能促成临时股东大会。”
    “年底有点晚了,那时候大卫格芬和斯皮尔伯格一将梦工厂卖给雷石东的派拉蒙,我的动画公司人心就会散!”卡森伯格说:“雷石东也向我报了价。”
    “噢?”
    宋亚双眉一挑,“如果你实在不想冒风险,也可以将梦工厂动画公司卖给我。”
    “我知道你还有一笔钱,泰坦尼克号官司的和解金对吗?”
    卡森伯格只是说说,并不想卖,自己这种处境下也卖不上价,无论雷石东和面前的黑法老都是锱铢必较的人,精明得很,于是找话推脱,“相信我,福克斯影业在这当口不会付你钱的,默多克、雷石东他们在一些事上有默契,甚至和艾斯纳。我听说你最近麻烦也不少?”
    “是的,总是这样,每打一场战争时天空中都会有伺机想啄你一口的秃鹫。”
    迪士尼内战打到现在,很多外部势力都在对全心投入的各方动手,比如挖当家主播、发起官司、制造利空或者干脆伺机收购,雷石东的维亚康姆又增持了利特曼传媒的股份,palm的ibm系蠢蠢欲动,3dfx也在和主要对手nv打艰难的商战,福克斯影业也想趁机和解官司,当然是做着趁火打劫的美梦,“这件事拖得太久了。”
    “该死的艾斯纳!”卡森伯格咒骂。
    “所以我们必须赶走他。”宋亚点头。
    “真抱歉,我这边帮不上你和林顿什么忙。”卡森伯格不得迪士尼其门而入,现在非常被动,甚至只能寄希望于黑法老信守口头承诺。
    “你不退出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当然宋亚不能让他知难而退,否则没理由推翻艾斯纳和罗伯特艾格等人主推的收购皮克斯动画的动议。
    “我感觉我们机会不大了。”
    “放心,你我都很了解艾斯纳,他让位给乔布斯只是嘴上说说,他不可能舍得放弃权力,乔布斯也不会不清楚这一点。”
    “相较于乔布斯,艾斯纳更害怕我回去。”
    “是的,所以你也得帮我和林顿笼络以前在迪士尼的老部下。”
    “哪还有什么老部下……”卡森伯格苦笑,“我离开那都十年了。”
    “有一个算一个吧,林顿在那边坚持得也很辛苦。”
    “我知道。”
    “大家都拼着最后一口气。”
    “是的。”
    宋亚处境好太多,反而是他不停地鼓励、鼓动成名已久的大佬卡森伯格。
    这时别墅里突然传出声量非常大的欢呼,达达里奥回头看过去,竟然看到了超模利马从小跑过来,“aplus!”她大喊:“mj那边出结果了!”
    这场全球瞩目的官司终于到头了,不少电视台都进行了连线直播并贴心地将十四项罪名一一在画面上列好,法庭外,mj的支持者们同样在欢呼。
    宋亚赶到电视机前时,十四项罪名中的第一项:阴谋欺诈下已经被标注了无罪的字样。
    现场的一名白人大妈也同步放飞了一只白鸽,她准备了十四只。
    欢呼的都是宋亚的亲戚和非裔朋友,苏茜姨妈、托尼等人紧张地等在霸在电视机前,白人们围在外圈,其中很多都是冷眼旁观的态度。
    “not guilty!”托尼和朋友们高喊着,扭着大屁股跳起了舞。
    第二项关键罪名也宣布无罪,随后是第三项,第四项……
    整个过程进行得很快,几分钟就将所有十四项罪名宣判完成。
    全部无罪。
    白鸽飞舞,mj的粉丝们相拥而泣。
    黑人们开始狂欢,有了法庭无罪认证,白人们也为mj高兴起来,派对一片欢腾。
    “nothing!”达达里奥也被氛围感染,大声喊出天国王朝的那句经典台词。
    宋亚被过来拥抱庆祝的人挤得东倒西歪,笑着应付完一切后便默默转身离开。
    “everything……”
    刚才mj离开法庭时煞白的脸色和病弱的身体竟令人有些鼻酸,他独自无声呢喃。

章节目录

芝加哥1990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齐可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可休并收藏芝加哥1990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