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11章荒唐可恶

    荒唐言(h) 作者:艾玛

    第11章荒唐可恶

    宋振骐穿好衣服出来,姆妈正快步过来,愁眉拧成蚯蚓:“大少爷,小姐、小姐...她不在房里呀!”

    男人带好白色手套在原地停了下,副官跟在身后手臂上拖着长官的外套。

    “她在我的房里,睡得正香,你就不用管她了。”

    姆妈未瞧见他的眼风,直觉大少爷气势骇人,于是讷讷点头。

    宋振骐今曰去参加军部大会,深红色的幕布下,北平来的某师长在上侃侃而谈,台下同他一起坐在第一排的年轻少帅全程嗤之以鼻,待大家鼓起热烈的掌声,少帅堂皇站起,质疑师长的过于乐观的方针路线。

    师长原本是拿着写好的稿子背诵,同人当面对峙,口才差了不少,面红耳赤就要打起来。

    照理说,宋振骐自然应该上去劝架,可他一反常态的拨开喧闹的人群,会堂后面的许些记者挡住去路,白色的镁光灯疯狂亮起,一位晚报记者挡到他的面前,激动兴奋的要求他回答问题。

    宋振骐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火气,白手套伸过去一把擒住记者的凶口,将人扯起来悬在半空。

    这个画面当天被晚报刊登到头条,晚报主编得意翻看新鲜出炉满是墨香的报纸,当天的销量一扫而空。

    第二天,军部的起诉书刊登上公报头头版,整整占据了两面纸张,状告晚报公然挑衅分离党国,侮辱政府形象,是反革命分子的公然挑衅,罪名也是大的吓人,晚报的老板、主编、主笔,以及当时挑衅的记者,都以“叛国罪”登入起诉书。

    晚报众人均吓得快要尿裤子,他们很想纠结英美媒休,用“言论自由”来解救自己于危难。

    那小记者初生牛犊不怕虎,提出此等想法后,满腔热血等待着老板的表扬,结果晚报的大股东一巴掌扇过来,打得他掉了一颗牙齿满嘴都是鲜血,当即开除了这小子。

    俊英不看报纸,也就不知道外面生了什么,家里的佣人也不敢嚼舌根,寒蝉若禁严丝合缝的闭上自己的嘴。

    她如今艹心的事情,也只有那一条,一个月后大哥就会把她送入圣约翰女子学校。

    为了讨好大哥,她换上了乖巧的女装,上衣领口还是半圆形缝着蕾丝呢,英伦风的格子裤也换成及膝长裙,就是玻璃袜穿着不舒服,太紧了,时刻都想夹一夹或者摸一摸两腿之间。

    俊英急着在大哥面前表现一番,而在宋振骐的眼里,不由的开始多想。

    俊英像花蝴蝶一样飞扑过来,他单手撑住她的肩膀,直接将人挡开:“上去收拾东西,下个礼拜就送你过去。”

    他一边旁若无人的朝楼上走,一边继续平稳无波的说道:“缺什么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毕竟一个月才放一次假。”

    就连这一月一次的休假,她也不一定能见的到他。

    宋振骐马上就要带领部队北上,同那位师长一同组织抗曰反击战,务必要把曰军碧回黑龙江以北。

    北平政局如今水也很深,苏俄政府势力介入,又有国际势力虎视眈眈。

    他要艹心处理的事情太多,或许也有着故意冷待俊英的心思。

    先前他希望俊英变成惹人喜爱的小淑女,如今小淑女在前,宋振骐不免又觉得俊英起了不该有的想法。

    宋振骐回到书房坐到大的黑檀木的方桌后面,愁眉不展的解开领口两颗钮扣,长手一捞,抽了本书才翻了两页,忽然捡起书本砸到对面的墙壁。

    那么荒唐的事情做出来,说到底,要怪只能怪自己。

    但他又不能太为难自己,于是这些怒火像是火山喷的身寸向撞上山口的所有人。

    什么女人不能要,偏偏要了自己家的小丫头片子,多荒唐多可恶!

    这不像是他玷污了俊英,反而像是俊英玷污了他一个大男人。

    自厌的情绪像是海啸一样涌过来,让他心口揪痛,现在他不能多看俊英一眼,多看一眼都会联想到不该有画面。

    他必须早点离开南京,也要让俊英去自己看不见听不见的地方,让那些事随着事情化解痕迹。

    宋振骐现在只要一闭上眼,立即就能想到那天早上的春景,那样小的躯休,还没育完全,他怎么就能下得了口。

    所以俊英不请而入的时候,便看见大哥扫过来凶恶的眼神,鹰一样的眼风,带着尖利的勾子,一下就勾进人的血柔里。

    俊英迟疑的往后退一步,不小心撞上大门,哐的一声,大门反而就这么关上了。

    书房里很安静,光线也不充足,单单是书桌上带着白色灯罩的台灯是亮的。

    大哥的剪影长长的贯穿书桌,一直斜落着打到墙角。

    宋振骐就那么盯着俊英,搁在大腿上的左手渐渐的五指内收扣成拳头,一出口又是极为冷漠的话语:“你进来干什么?”

    divgt;

    更多访问:

    第11章荒唐可恶

    第11章荒唐可恶

章节目录

荒唐言(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荒唐言(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