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92

    底牌 作者:艾玛

    分卷阅读92

    爆炸发生的时候,季长官在之前三个小时被召唤去了政府大楼开会,这会是突发的,也很紧急,他匆匆地去面临的却是一场全方位的讨伐。讨伐的内容无关顾城,到了这个时候,顾城这样隐性的人已经不是那么重要。苏北市长副市长,各局的局长,全都正襟危坐满脸焦躁。不为别的,就因为南京政府的要员坐着专列赶到了苏北。

    这位要员的派头其实并没有多大,匀称的脸上还有些宽厚的色彩,开始他也不怎么说话。他不说话,大家就替他说。季仕康守着一个保安局,手底下有十几万的季家军,季家投诚中央政府是两年前的事情,可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然而这位俊杰的风评每日渐下,上头要怀疑他,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然而从安微那边的来的消息,基本上把季家从优越的高处打到了沼泽地。

    “季长官,你们的兵在合肥闹事,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季仕康面对着众人,摇了摇头,身边的参谋长笑得面无人色:“可能是大家误会了吧,军队里面的人多半脾气暴躁,出了个把不服从的人,也是情有可原。”

    有人重重的拍桌子,这人气愤到无以复加:“什么叫误会!现在有确实的证据,合肥那边军队里有人拉帮结派,不日就要内讧兵变了!”

    很自然的,有人顺着接过话头,语气和缓些,像是一头再狡猾不过的响尾蛇,这人正是保安局新任的副局长:“季长官,你的番号是宋将军亲自任命的,一旦发生兵变,我们是打还是不打呢?您就是这样回报将军的么?”

    这会从九点钟持续到半夜,政府大楼外围满了重重的警卫,他们今夜不会轻易放季仕康离开,谁知道他会不会因为私心要叛变呢。谁知道他在两年前的投诚是不是缓兵之计,只不过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呢。

    季仕康一定要表态,否则别想离开这里。

    直到临近深夜,中央要员端起茶杯轻呷一口,丰润的面上没什么笑意,当然也没什么严厉之色,不过是用着最平常的话语说道:“小季,你还年轻,很多事情没有考虑到位。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我能明白你的对家国的衷心。这件事要是放在平常,我们有时间慢慢考量慢慢解决。可是现在正值国家动乱的时候,内忧外患想必你也很清楚,现在可禁不起我们自己人在自己人身上出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季仕康身上,等待他的答复,季仕康正目朝首座望去:“那么先生您,希望我怎么做。”

    要员放下杯子,直言道:“当务之急就是放下苏北的一切,回去合肥安置你的部下。你身上的职6555务我会再做安排。”

    话毕,他站了起来:“望你能明白我苦心。”

    会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就等着季仕康表明立场和态度,大门外响起了匆忙焦急的脚步声,一位军务秘书冲了进来,满脸的冷汗:“报告!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匪,从东门攻过来了!”

    于是季仕康收到处于苏北的最后一项公务,那就是带兵平息这场战乱。

    只是这场仗比所有人想的都要麻烦,土匪不是寻常的乌合之众,里面夹杂着其它派系的军官,这队人马手里有着精良的武器,伪装成土匪,一同发动战乱。他们并不怕被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道理很简单,成王败寇,只要他们夺下苏北的军事要塞,之后对上头把黑说成白,也不会有人去揭穿。

    北城的季家军立时被调动过去,然而因为军械库在前些日子被烧被劫,他们在火力上吃了巨大的亏。

    季仕康亲自领兵,高坐城东瞭望塔,面对不远处轰鸣的炮火,他收起望远镜,派遣一路军从北门绕城而出,一路军正面迎战。

    谁都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冲进保安局,而这个时候,眠风已经被移到楼上的套房,她的日常饮食里都会下一种定量的药剂,不至于损伤身体,但是可以让她很难发挥出自己原有的武力值。

    眠风侧身躺在床上,窗帘在她的视线里委委地飘了一下,忽然间,一股剧烈的空气波动从外冲击过来,直接震碎了玻璃。完全是处于条件反射,身子翻滚着落到地毯上,随手一抄,徒手从桌上抓了玻璃随便滚入床底下。

    她的第一下是送给自己的,玻璃轻易滑破了皮层,新鲜的热血淌到地板上,目的就是为了让药物尽快地从身体流出来。第二下是送给第一个拿枪冲进房间的警卫,带血的玻璃片在空中斜飞过去,噗嗤一下精准地滑过男人脖子上的动脉。

    男人倒下的间隙,她从床底滚了出来,第二个警卫还没反应过来,大腿上轻疼了一下,大量腥热的血跟泉水一般涌了出来。手里的枪掉到地上,他慌了着去捂大腿,然而已经来不及,大动脉被切开了。眠风当空接了他的长枪,枪柄反手捅向下一个从门口窜进来的人。

    刘宝善举着双手进来,虽然已有心理准备,还是被吓了一跳,他从大门闯进来还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这里就收货了三具尸体。他快速地把要像和一卷工具扔给眠风:“好家伙,厉害厉害。”

    眠风囫囵地给手臂圈上布条,工具包哗啦一下在地板上展开,匕首插进大腿的绷带,左轮手枪别到腰后,长如短筷的银针插到后脑勺的发髻上。刘宝善两枪毙了要从窗户爬进来的警卫,单手翻开药箱,捡了一管装满肾上腺素药剂的针筒,他把针尖朝上,一滴液体从里冒了出来。

    眠风主动把手臂送了过来,刘宝善撩她一眼,趁着打针的间隙道:“国华死了吗?”

    看着药剂推送进入了血管,眠风点头,又道:“还有吗,再来一管。”

    刘宝善弹开一只小小的蓝色瓶子,瓶子上印着英文字母,他不是很认同眠风的这个决定,还是也尊重她的选择。

    “你不要怪他,他一辈子都过得不快活。”

    第二管药物推送进来后片刻,眠风闭目休憩,两三分钟的时间,浑身的血液滚烫地沸腾起来,衣服下的骨骼和肌肉似乎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响声,心率高频率地跳跃起来。

    外面全是燃烧而炽热的火光,摇摇欲坠地打在她的脸上,无数晶莹的汗水从毛孔里面不断地沁了出来。当她猛的睁开眼睛时,琉璃的瞳仁里倒影这火光和木然的狠绝。刘宝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某种让人高潮的性感。

    眠风站了起来,两人迅捷地往外冲。

    她不怪许国华,她谁也不怪。不怪这世道,不怪命运,因为她还要为干爹做最后一件事。

    不论顾城怎么说,义可断,恩不能绝。他给她的,比全世界都要多。

    分卷阅读92

    分卷阅读92

章节目录

底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艾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艾玛并收藏底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