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别信。”
    面对迟北游,唐恕远毫不迟疑的说道。
    但迟北游并未释怀,僵硬的再转头看向霍东来。
    看着对方颤抖的双手,霍东来停在他面前几步远便不再靠近:“北游,我们谈谈。”
    另外一边,沈健的三层宝塔强势镇压,当头朝着唐恕远的法天相地当头砸落。
    唐恕远无奈,顾不得那边的迟北游、霍东来二人,只得先全力应付面前的沈健,被沈健逼退。
    “你果然比较麻烦啊。”唐恕远慨叹一声。
    “相较于你来说,我自问很安分守己。”沈健口中说话,手下不停,三层宝塔上闪动的光芒由赤红转为金黄,威势越来越猛。
    虽然体型缩小许多,但力量却不减分毫。
    不过唐恕远的法天相地也自不凡,施展开来,抵挡三层宝塔的镇压。
    他不似迟北游之前再黄明界宇域大战损耗过度,所以此刻驾驭法天相地,能支持较长时间。
    半人马模样的法天相地,也略微缩减一点身形,灵活迅捷的同三层宝塔对抗。
    “迟北游同霍东来,他们之间如果厮杀一场,也不枉了。”唐恕远问道。
    沈健问道:“你这么恨迟北游吗?”
    唐恕远摇头:“不是憎恨,是好奇。”
    “那我以为你不会杀迟城才对。”沈健言道。
    “何必套我话?”唐恕远失笑。
    “确实没必要。”沈健言道:“我赌他信东来不信你。”
    唐恕远喟然一叹:“我也觉得会是这样,所谓完美的作品,也只是先天基础上的完美。”
    就在这时,他忽然警醒。
    只见沈健手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一尊小巧的青铜鼎。
    青铜小鼎上一道缺口,正要对准唐恕远。
    唐恕远心念电转,按照他在羽行军方获悉的情报,黄明界一战沈健出手惊天动地,让世人侧目。
    但依惯例,如此剧烈的消耗之下,沈健该有很长时间无法在催动这青铜小鼎内的神秘刀意才对。
    眼下,是在虚张声势?
    唐恕远念头刚转到这里,就发现青铜小鼎内,隐隐有刀意蠢蠢欲动。
    他心中一惊,连忙避让。
    谁知青铜鼎上缝隙中发出的一刀,威力有限,不足以破开他的法天相地。
    唐恕远立马心道不妙,明白那是沈健自身所凝结的刀意。
    这个年轻人,同这尊青铜小鼎中蕴含的神秘刀意,已经极为相得。
    哪怕当前不足以催动青铜鼎中刀意出击,却可以借之搭桥。
    发现自己上当的唐恕远紧急应变。
    但沈健的三层宝塔趁机镇压,一尊宝塔整个撞击在唐恕远的法天相地上。
    此前一直都以牵制镇压为主的宝塔,这一刻被沈健用的像个攻城锤。
    巨大力量悍然撞击下,半人马外形的法天相地被整个撞飞出去。
    不过唐恕远也着实了得,虽然失了先手,但仍及时稳住阵脚,准备抵挡沈健接下来的后续攻击。
    但就在这时,旁边彩光一闪。
    仿佛凤凰一样的另一具法天相地,斜地里冲出。
    本应已无力催动法天相地的迟北游,这一刻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唐恕远忙着迎战沈健,再无余力兼顾其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扑向自己。
    轰然爆炸声中,这艘战舰的一角,整个破碎。
    迟北游的法天相地,轰鸣着将唐恕远的法天相地撞出战舰。
    两人一起消失在太空中。
    战舰外壁巨大破损,自身修复机制都修补不及。
    巨大的吸力从舰外传来。
    沈健为了舰上其他炎黄修士,停步不追击唐恕远同迟北游,而是以三层宝塔镇压战舰缺口,暂时帮助战舰稳住局面,以免战舰整个崩解。
    “沈老大,你没事吧?”曲伟、苏萌二人赶来。
    “我没事。”沈健摇头,看向他们两个,轻声道:“你们俩,没事吧?”
    曲伟、苏萌二人都能听出,沈健的问题其实不是问他们俩刚才有没有受伤,而是指他们同迟北游、唐恕远之间的事情。
    “放心,我们没事。”曲伟答道:“早在当初东海和昆仑山里,我们两个就已经不要紧了。”
    苏萌也点点头。
    沈健言道:“那就好,我担心你们突然多了两个干叔叔,会不适应。”
    “你正经不了一分钟,就又故态复萌了。”曲伟哭笑不得。
    苏萌则满脸鄙夷,直接向沈健竖起一根中指。
    沈健面不改色:“先把这艘羽行战舰彻底镇压,咱们慢慢再聊。”
    这话既是对眼前的曲伟、苏萌两公婆说,也是对另一个方向走来的霍东来和狄震说。
    “我先去找北游,这里交给你们了,回头见。”霍东来神情复杂,跟沈健等人点头致意后,便即离开。
    沈健拍拍霍东来肩膀,没有多言。
    霍东来走后,沈健看向另一边的狄震。
    狄震神色也不太好:“边走边说。”
    几人一同前往这艘战舰的舰桥,以沈健为首,攻打舰桥,镇压羽行人的指挥中枢。
    战舰舰长虽然是一位羽行元婴老祖,但沈健靠着三层宝塔相助,顶住对方的压力。
    这艘羽行战舰很快便失去战斗力。
    沈健等人反而要开始担心其他羽行人狠下心来,直接将这艘战舰连同他们这些侵入者一起击沉。
    万幸在这片宇域,炎黄舰队更占上风。
    在友军的接应和保护下,这艘被炎黄俘虏的羽行战舰,几经周折,遍体鳞伤,但还是成功撤下火线,抵达安全地带。
    沈健等炎黄修士,直到这时终于能松一口气。
    “你们都是来找我的?”沈健看着面前的老朋友们问道。
    “没错,我们这艘船所在的舰队,任务就是寻找你,接你回炎黄。”曲伟点头。
    他和苏萌并未参军,但随舰队一起行动,为战局出一份力。
    如今的沈健,对炎黄联邦来说意义非凡,出动一整支分舰队来找他,完全是很平常的操作。
    “我跟东来不是,我们其实是冲着唐恕远来的,或者说,冲着那个银枪来的。”狄震言道:“碰见你,算是意外之喜吧。”
    沈健问道:“迟城,真的死了?”
    “是啊。”狄震颔首:“严格说来,算是个意外吧。”

章节目录

星空之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八月飞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月飞鹰并收藏星空之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