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的海洋与平稳的白雾,如此极端的情景,如此频繁的转换,的确令尹恩感觉到惊愕。
    过去九年,自觉醒预知视界以来,他便从未见过如此情景。
    “有意思。”
    但于短暂地惊讶后,尹恩的大脑便急速运转,开始思索原因。
    这种激烈且反常的变幻,显然有好几种可能。
    第一种,便是强者交手。
    如今在营地平静的外表之下,八位第四能级强者肯定都在暗中对峙,确定互相的实力与暗手,而这博弈过程产生的最终行动变化,肯定也会影响在场所有人的生死。
    实际上,后天就出发开始探索这一点,就是博弈的结果——本地人的迦南摩尔有着官方和拜龙教两方探索主队,而帝国也凭借拜龙教让尹恩参与到了其中,因为地缘优势,他们对遗迹施加的影响力肯定是越来越大,可如此一来其他势力便不会允许,宁肯准备不充分,也不能让帝国和迦南摩尔在这方面占据太大优势。
    这方面最着急的,肯定是苍天王庭。因为他们也具备一定地缘优势,比其他国家强,但比帝国和迦南摩尔弱。凭借前期准备,他们现在还能分庭抗礼,但时间一长,王庭相对优势劣势都会越来越明显。
    但这个可能性,很快就被尹恩否决。
    它虽然能解释许多事情,但是强者对抗造成的未来变化并不应该如此规律,而是更加变幻无定一点。
    ——那么,是某个关键性的大人物,譬如说某位第五能级强者正在思考,准备作出抉择吗?
    这是第二种可能。
    因为知晓龙血之源的存在,所以尹恩也明白,这次探索到最后,是有极大可能出现第五能级强者对峙的情况的——命数将近,需要延寿奇物重获第二世的人可不少。
    别的不谈,延疆和迦南摩尔的第五能级强者年龄都很大了,尤其是迦南摩尔的国域部的那位第五能级,支柱党背后的存在,她便已经非常苍老,以至于未来的继承人戈蓝·国域都主动参与到这次探索。
    他们这种级别,只要下定决心要在最后过来抢夺龙血之源,之后爆发的第五能级大战,别说是区区营地了,整个半月湖周边的聚集地和城市圈都得被毁灭。
    但问题也就在这里了。第五能级要做决定,就算他再怎么抛骰子决定如何做,但只要真的决定下来,那要不就是必死,要不就是正常……绝不至于说,营地中的普通人,还有‘幸存’的可能。
    换而言之,第五能级造成的威胁不至于像是尹恩看见的那么不上不下。
    “那就应该是漆黑一片,而不至于还带着些许红。”
    尹恩凝视着窗外,青色的双眸倒映着其他所有人都看不见的‘宿命的光辉’,他低声自语:“那么看来,就是第三个可能……先知的干扰吗?”
    无论是前纪元文明的实验室,还是龙血之源,都可能会迎来大势力背后的先知预言。
    但是,这里有尹恩存在。
    所以各大势力都会知晓,此地会有一位他们所不知道的先知存在。
    尹恩一开始之所以默认大皇子会相信自己是先知,也正是因为他能想到,帝国的先知肯定会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时候,只要稍微调查一下,就能轻松锁定他这个明牌目标。
    可这又不像是先知互相干扰的情况——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尹恩应该有那么一瞬间什么都看不到,整个预知视界一片空白才对。
    “无所谓。”
    虽然一一推测,又一一否决,但这也是一种对现有情报的整理,尹恩将第三种可能否决后,反而露出微笑:“这次舞台倒是一个机会,让我的先知之名在全世界打响——我的先知之力必然暴露,但我要为自己铺设舞台,用这震惊,以及先知身份,遮掩我其他更应该遮掩的身份。”
    “至于,为何整个营地中所有人都在生死之间徘回……”
    闭上眼睛,尹恩挠有兴趣地自语:“难不成,是因为我吗?”
    否决了三种可能,他也逐渐靠近真相。
    “我毫无疑问,是异种研究院探索的重要人士。银色芯片与星神之礼,先行者的关系也非常重要,假如是我的话,或许就很容易造成巨大的影响……我的行动能决定整个遗迹中所有人的生死,这一点也不夸张。”
    “只要我松懈,认为‘遗迹没什么可担忧的,反正我是预知视界持有者’的时候,所有人反而会因此死去。”
    “但只要我一直警惕,那么反而整个营地都非常安全。”
    事到如今,整个营地中的泰拉人,对于尹恩而言,都是观测自我未来用的‘辅助道具’。再加上之前和大皇子卡洛斯的对话,以及对方仅仅依靠‘做好准备’就能让命运改变的事迹,让尹恩不得不想到了这种可能。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自认为危险和不危险,分别会做出什么决策?”
    尹恩自我剖析:“我觉得危险,是会多使用银色芯片,导致被可能的先行者回声发现然后被抓走?这可能会让先行者回声不对其他人出手,制造大破坏,反而让绝大部分人活下来。”
    “亦或是彻底相反……这下就麻烦了呀。”
    是的——其他所有人安全与否,和尹恩自己安全与否其实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等号,甚至可能截然相反。尹恩安全,其他人就都要死,其他人安全,尹恩就都要死,亦或是大家都死都活……先知每天的思绪都是要与这种‘可能性’作斗争。
    也难怪绝大部分先知都是疯疯癫癫的。
    “既然如此,我只在最关键的时刻使用银色芯片。”
    而就在尹恩作出这样的猜测与决定后。
    街道上轮转不休的黑色雾海与平静白雾终于稳定了下来,不再翻腾不定。
    这是一件好事——但比较坏的地方与在于,绝大部分人身上,仍然有着各不相同的血色缠绕。
    尹恩的同伴,依森嘉德,安法与希欧,更是血色异常浓郁。虽然没有黑色的必死之兆,但完全能看得出来,他们也将经历异常的危险和战斗。
    反过来呢?假如自己频繁动用银色芯片?甚至一进入异种研究院就用,尝试接管研究院的权限?
    虽然可能会造成‘异种研究院欢迎最高权限拥有者先行者先生回到工作岗位!’这样全局广播事件,但先知就是要做极端的事情。
    而在这个决定作出的瞬间,尹恩就看见,现在还没睡着,还在房间书桌前冥思的依森嘉德,其身上的黑气在刹那间浓郁到了纯粹的黑。死寂,宛如冥府化身的黑。
    但是,其他人身上的血色雾气便全部消退。
    那么彻底不用银色芯片?
    哗——这下可好,尹恩一瞬间还以为天黑了,因为暗澹浓郁到仿佛整个无星夜空压下来的黑色雾气,彻底充斥了少年视界的每一个角落啊!
    这个异象代表的结果其实很简单。
    所有人都会死……绝无余地的惨死!
    “怀光在上……”白发少年喃喃自语:“这见鬼的异种研究院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在八位第四起码一位第五能级的看守下造成这种破坏?”
    很明显了。关键点根本不在其他人身上,而在于他自己——在于银色芯片的使用上!
    彻底不用,所有人都会死。
    疯狂使用,就自己和依森嘉德会死。
    谨慎地使用,虽然大家都会危险,但不是必死。
    “看来这一次……”尹恩摇摇头,冷静下来:“是我和依森嘉德的命运绑定的比较深。也是,有关于银色芯片的危机,他作为上一代银色芯片持有者尹奈迦二世时代就确定下来的实验体,肯定也会有所关联。”
    “依森嘉德背后的问题本质,说不定在这次探索中也将揭露部分真相。”
    “虽然还有其他先知干扰的可能,但危险究竟是从哪里来”
    这一次预兆和推测,其实就是尹恩的日常。自从抵达第三能级后,他每日都会做上数次这样的大预知,通过揣测各种消息和安危,得到各方的态度与反应。
    “但越是可怕,就代表收获越大。”
    站立起身,尹恩摇头:“这反而证明,异种研究院内部……恐怕真的有足以决定未来走向乃至于泰拉最终结局的事物!”
    做完好几次这样针对整个大营地和第四能级的大预知后,即便是尹恩又开始觉得大脑疲惫,体内的毛细血管破裂了……这次他不是装的,而是真的感觉到眼睛有点痒,擦一擦便是满手紫红色的鲜血。
    但少年只是微微一笑,却并没有停止手中的行动。
    他反而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备。
    这一次,尹恩算是全副武装来到迦南摩尔。
    除却随身的长剑外,由专门的运输商会转运而来的武器铠甲,甚至比尹恩本人还早来到营地。
    只有重渊铁剑和死河武装,这两个准备给‘幽谷骑士’这一身份使用的武装,他才随身携带,并用寂银做了防窥探处理。
    至于钢纹剑,缠空铠等尹恩表面身份使用的武器铠甲,也在尹恩的强化后送到了营地。
    除此之外,尹恩还带上了不少药剂,一把特装的充能步枪和磁暴发生器。
    在尹恩得到闪流骨架后,即便是平平无奇的磁暴发生器也能在他手中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而充能步枪更是经过特殊改装,可以连续射击八次,冲击力和高温也足以将寻常魔兽彻底贯穿,算是尹恩不想暴露自己全部实力时,用来隐藏攻击手段的最好替代。
    除此之外,他还携带了亚德伯特送给他的一个小礼物:一个简单的灵魂防护手环。这位亡君研究员在这方面当真是多才多艺,他才学会制造灵能饰品没一个月,就已经可以制造出这种极具实用性的灵能饰品了。
    至于其他人,尹恩没有多问。依森嘉德和安法肯定是全副武装,希欧的话这次过来其实就算是复建……并且帮助尹恩遮掩身份。
    这一次,安法额外多带了一个义体。这个义体的实力和希欧义体的实力差不多,长相也是希欧过去模彷的那种少女长相,在穿戴防御铠甲的情况下,足以模拟希欧的存在。
    而希欧本人将会在关键时刻穿戴缠空铠,模拟尹恩的存在。
    到那时,尹恩就可以单独行动一段时间,并持有不在场证明了!
    针对尹恩的这个打算,团队中不是没有人觉得危险并反对——但尹恩很快就说服了他们。
    “我有一些真正意义上的秘密。”
    他平静地说道:“这秘密事关重大,和我的天赋,传承与如今拥有的力量有关……你们应该能理解这是怎样级别的秘密吧?请不要太过探究,这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
    “但是,这一次。”说到这里,尹恩垂下眸光:“假如我能活着回来,那就可以告……”
    “别!”依森听到这话立刻示意打住,他用力摇头道:“别说这种话!会招来厄运的!”
    谁都有秘密,尹恩的秘密更是所有熟悉人都知道,但也都默契地不去探究的秘密。
    既然尹恩愿意在回来之后告诉他们真相……那么就等待吧。
    除此之外,还有源质炉心,冥想灵魂和钢之先驱者……尹恩已经将完成度推进到百分之六十。但因为妖精第三能级的材料还没有指望,而钢之领主的极之域也没有完善,所以也就卡在这里了。
    不过,即便是不完善的钢之先驱,也完全足够了。
    整个营地中,只要第四能级不出手,尹恩可以击溃所有人……甚至所有人一起出手,都不可能击败他!
    至于古龙心核和以太结晶,运转的都非常良好。古龙心核甚至还有种隐隐的兴奋感,是感应到了周边龙血,想要补完自己吗?
    “接下来,便调整状态,等待出发吧。”
    整理完自己如今所拥有的武器与底牌后,有些疲惫的尹恩便脱下外衣,躺在床上,久违地盖上被子,睡了个好觉。
    一夜无梦。
    ……
    泰拉774年,6月12日。
    探索开始了。
    “异种研究院位于地下深处,有几十个不同的入口,每个队伍都有不同的出发顺序和进入地点,避免一开始就产生矛盾,也是为了全面全方位地探索。”
    “我们是第七位出发。”
    当山之王来到营地中,宣布南岭拜龙教的入场顺位时,尹恩并不感觉到惊讶。
    第一位肯定是迦南摩尔,然后便是帝国与苍天王庭。紧接着就是延疆与学识之都,再然后就是迦南摩尔拜龙教那边。
    南岭拜龙教排在第七位,实在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而能比他们还靠后的,自然就是那些来自亡械之国的银妖精了。
    尹恩远远地看见过那些银妖精,和一般散漫自由,甚至可能会喝醉在酒吧里(实际上尹恩根本想不通妖精为什么会喝醉)的妖精不同,银妖精的秉性和其他妖精仿佛根本不是一个起源,他们虽然也热情好客,和其他妖精一般有着脱线亦或是说奇妙的思维模式,但是她们非常精通合作,也非常精通战斗与破坏,是妖精中最为锋锐的一支长矛。
    死之龙王提摩泰尔麾下的这些银妖精,更是被教导得精锐无比,仅仅是远远一看,队伍内也充满肃杀之气。
    但这并不妨碍这十几只妖精坐满一排也就和一大盒鸡蛋差不多。
    “……银妖精吗。”
    尹恩远远地看着远方的妖精队伍,他微微点头:“第三能级后,再想要遮掩我真正的力量,一般的掩饰是绝对不够的。”
    “必须得更换了。我得尝试去获得‘银妖精’血脉……最少最少,这次也得和她们那边搭上关系。”
    “有机会的话,在遗迹里帮帮他们吧。”
    在山之王的带队下,尹恩一行人乘坐迦南摩尔宛如蜻蜓一般的高速飞行器前往不远处的‘异种研究院七号入口’。
    这入口位于法芙特山脉周边,是常见的荒野地带,草木稀疏,遍地嶙峋怪石,不过因为有着相当丰厚的金矿与各类矿物储备,所以在这片荒野上有着不少矿工小镇。
    最初发现异种研究院入口,以及锖钢石的,正是这么一群矿工……他们打通了一个通向地底空腔的通道,让掩埋在地底的真相暴露于世。
    遗迹的入口并不起眼,只有迦南摩尔的工作人员建立的一个简易的入口,旁边有后勤团队准备的各种物资,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矿石中转区,被隐藏的相当好。
    而在入口区的中中心,有一个数十米宽,仿佛直通地底深处的巨大裂缝,它只有最中央的一段区域由人工开凿,其他都是最近这段时间的自然变化。
    站立在这幽邃的裂缝前,尹恩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地底深处。
    “怎么了?”
    依森注意到自己朋友的脸色有些凝重,他便上前询问。
    “嗯……非同凡响。”
    尹恩没有转过头,他流转着水青色光辉的眸子中,倒映着一抹璀璨的光辉。
    金色与银色交杂混合,给予人一种不可思议浩大堂皇感的光辉!
    ——果然。
    尹恩如此想到。异种研究院的内部,真的有接近第五能级的生物存在!

章节目录

高天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阴天神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阴天神隐并收藏高天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