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定音乐……”
    “或批判,或讽刺、或歌颂。”
    “每每听到这些音乐,我都会觉得它们都像一个个老朋友一般,在你面前述说着那个时代的故事。”
    “千禧年过后,出现的音乐大多数都是情情爱爱,悲欢离合……”
    “不可否认其旋律朗口,也不可否认其受年轻人欢迎程度,但似乎这些年走来,竟没有一首歌或音乐像以前那些音乐那么经典。”
    “《我的祖国》让我很惊讶……”
    “它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不但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甚至更像50年代的音乐。”
    “每一句歌词都述说着思念,每一段旋律都饱含情感,令人分外动容,实在是很难相信这首歌是一位只有二十多出头的年轻人独自完成的……”
    华夏音乐学院办公室里。
    二胡名家张尊联主席细细地听着《我的祖国》,越听越惊讶。
    当得知这首歌的词曲创作者只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以后,心中那份惊讶感甚至变成了震惊。
    他今年五十岁,进入音乐圈已经有四十年了!
    这四十多年里,华夏音乐圈确实确实能人辈出,甚至惊才绝艳之辈并不在少数。
    他们在每一个时代都留下了痕迹,让人铭记。
    但是……
    却从未见到有任何一部作品能跟《我的祖国》一样,立意高深并且如此饱含岁月痕迹的。
    听着《我的祖国》,他脑海中不可避免地产生了那个时代战火纷飞的画面。
    歌词寥寥几句,便勾勒出了无限美好,不经意间便触动人内心深处的那一份净土。
    张尊联感慨完以后,再次看着《我的祖国》的歌谱,看了许久,心中依旧是难以置信,甚至越看越违和感十足。
    这样的歌词。
    没有阅历是根本写不出来的!
    “正主马上就到了,到时候见见,问问就知道了。”旁边的古筝大师王中靖则相对而言稍微平静一点,只是推了推眼镜,目光看着门口,带着几分好奇。
    “资料上显示这个年轻人创作经历确实利害,厉害得让人怀疑这个人身后有什么大师在撑着他,说真的我很难相信这是天赋……刚才我把《宗师》里的主题曲,《男儿当自强》扒了一扒,发现这首《男儿当自强》的旋律像极了古曲《将军》,但似乎比《将军》更带一份铿锵感,而且它似乎是一部残缺的谱子,旋律的最后一节和前面几节,很明显还有其他的音符,我觉得如果将之整合完,并有惊才绝艳的人能填补其空缺部分的话,或许能奏出一部经典古曲……”笛子大师周宏伟抽着烟,反而看着《男儿当自强》的谱子,扒谱分析对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甚至他前段时间还抽空将《男儿当自强》里谱子的残缺部分进行填充和推演,发现了一件极为有趣的事情。
    这首曲子!
    是一首残缺的曲子,它的完整版极有可能更惊艳!
    “事出反常必有妖……没有经过正统音乐学习的人,怎么可能创作出如此不符合年纪,不符合时代的音乐,的确令人费解……同时在年轻人的流行音乐这一块上,他写出来的东西也是每一首都是爆款……从七月份开始,他的流行音乐就霸榜各大音乐软件热度榜前五了……”饮水机旁,唢呐大师童源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声后,目光看向了旁边的笔记本电脑,眉头紧锁,显然觉得不可思议。
    电脑里,《追梦赤子心》、《男儿当自强》、《隐形的翅膀》、《挥着翅膀的女孩》这几首歌占据了榜单前四,而《我的祖国》则已经到了热度榜前五,随时都能超过那首《挥着翅膀的女孩》。
    她虽然年纪四十多岁,但却并没有落伍,反而会经常关心年轻人的流行音乐。
    正因为关心流行音乐,所以才越想越不可思议。
    一个创作者,创作出来的作品就算风格再多变,音符和歌词间也依旧有痕迹可循。
    这是音乐圈恒古不变的道理。
    然而!
    从《追梦赤子心》到《隐形的翅膀》每一首歌都是不同的风格,不但没有任何痕迹可循,甚至都不像是同一个人创作出来的作品。
    童源摇摇头,眉头深皱。
    张霞坐在办公室主位里面,看着这些讨论的音乐泰斗们。
    她至始至终都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人类总是对不可思议的东西保持着好奇心,这种好奇心会随着年岁渐长而开始减少,但永远都不会消失。
    周洋确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
    事实上,在去华星的时候,她特地让人将周洋的祖辈和身世调查得清清楚楚,甚至于周洋跟安剑武之间的来往,都调查得很详细。
    然而!
    让人古怪的是,周洋的身世界背景非常清晰,清晰得甚至毫无任何秘密,当她看到周洋的消息以后,她还难以置信了许久。
    周洋的幕后并没有人!
    就算有,对他们这种级别的人来说也不可能藏得这么深。
    “或许……”
    “这就是天才?”
    “也许他这一次过来,会带来什么意想不到的惊喜?”
    张霞看着门口,也开始有了几分期待。
    …………………………
    周洋从来都没有来过燕京音乐学院。
    两辈子都一样。
    一方面……
    他并不是这个专业的,另一方面他一个电工来这里也没事可干。
    不过音乐学院的整体学生质量都挺高的,一眼望去,个个都是青春靓丽大长腿,穿行走道中,仿佛置身芬芳花丛。
    当然,那些女孩子们跟周洋擦肩而过的时候,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周洋。
    虽然穿得衣衫普通,虽然戴着口罩,发型凌乱,但总有一些人认出了周洋。
    但大多都保持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并没有人接近或者搭讪。
    宋茜茜跟在周洋后面,心中难免有些感怀。
    她是燕京音乐学院出身的,这里很多老师都是她的熟人。
    当穿过走道,来到走廊以后,她开始紧张了起来,觉得自己呼吸非常地不顺畅。
    她和周洋接下来要见的那些人,如果没有错,如果不是同名同姓的话,那可都是……
    她低着头,努力压着心中的紧张感。
    这种紧张的情绪难免传染到前面的周洋,在逐渐接近办公室的时候,周洋心中竟有了那么一点点退缩感。
    笙派掌门人李卢光,古筝泰斗王中靖,笛子大师周宏伟……
    名单上的那些名字周洋看第一眼的时候觉得陌生,但当他搜索搜度百科的人物以后,才意识到这些人每一个人都是教科书级别的人物。
    通俗点讲,考级用的曲子,有些甚至是他们创作的。
    而自己……
    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甚至都担心这些前辈们说的这些话自己到底能不能听懂了。
    “咚咚咚。”
    “进来……”
    周洋最终还是推开了门,跟着宋茜茜一起走了进去。
    “童教授、周教授、张奶奶……”
    宋茜茜看着这些人以后老老实实地叫了一遍,便拘谨地站在一旁,紧张地大气都不敢喘了。
    这些人看到宋茜茜的时候只是淡淡地点点头,显然宋茜茜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他们目光看到了周洋身上。
    周洋站在一边,也老老实实地跟着宋茜茜一样叫了一遍。
    “小周,《我的祖国》是你创作出来的,这一次音乐会的筹备和排练,也希望你过来听听,顺便筹谋划策……”张霞看着周洋似乎有些拘谨以后便露出慈祥的笑容,开始慢慢地说着自己音乐会的安排和计划,说完以后,看了一眼宋茜茜,随后笑道:“小宋,唱得不错……”
    她宋茜茜聊了几句。
    聊天内容只是很普通的家常,也没有什么别的内容。
    聪明的宋茜茜看到周围人的反应,自然意识到自己今天过来似乎就是单纯地张霞奶奶想见自己一面,现在已经见到了,自己就应该走了。
    于是,便非常识趣地借口说自己要逛一逛母校跟周洋告别离开。
    宋茜茜离开以后……
    整个大厅突然就寂静了起来。
    隐约间,似乎有一丝形容不出来的肃杀感在周洋周围萦绕着。
    周洋表情非常平静,但心中却分外凌乱。
    本来以为自己只是《我的祖国》的合唱者之一,但没想到,自己似乎是整场音乐会的创作参与者。
    脑袋空空的他知道自己实在是的没有任何资格坐在这里。
    “坐,小周,我们就是单纯地聊聊,别紧张,放轻松……”
    张霞似乎看出了气氛有些怪异后,便笑着让周洋坐下来。
    周洋老老实实地坐着。
    随后,这些人开始聊起了音乐和音乐会的排练创作问题。
    周洋虽然学过音乐,基本功在这两年的努力下也算扎实,也跟着好莱坞配乐大师约翰.威廉普斯学了不少东西,但真正坐在椅子上的时候,他却发现大师们对音乐的思维异常活跃,明明说的话自己是能听懂,但连在一起讨论所谓的意境,所谓的代表艺术的时候,周洋就全听不懂了。
    仿佛回到了周洋被所谓的“艺术”所困扰,折腾了半天折腾得心力憔悴的那几天……
    聊了一会以后,大厅开始安静下来。
    周洋感受到所有人目光看向他。
    想让他聊几句的时候,周洋的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他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就在尴尬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号码是约翰.威廉普斯打过来的。
    他挂掉电话……
    但没想到挂掉电话以后,电话又响了起来。
    “先接电话吧……”
    张霞奶奶笑着看着周洋,她似乎看出了周洋的窘境。
    周洋尴尬地走出门口,接了电话。
    “周洋先生……你现在在哪?”
    “怎么了?约翰.威廉普斯先生?”
    “我的老师来了……他是一位萨克斯大师,对你的《回家》挺感兴趣的,你之前不是说《回家》缺点感觉吗?”
    “……”

章节目录

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巫马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巫马行并收藏是你们逼我成巨星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