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
    血液溅了起来,都染红了天上的云朵。
    这座坊市区的强者都发呆,刚才还高高在上,要替天行道的元仙子,结果被祖天举着大棒轰成重创。
    她的衣裙都破裂了,带着血飞向四方,光溜溜的瘫在地上,胸骨都爆开了,残躯满身都是鲜血,哪里还有一丝仙子形象,
    但凡看到这一幕的强者都颤栗,祖天性情不减半分,依旧横行无忌,甚至都觉得更凶了,完全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换句话说,他连天都逆了,何惧这些臭鱼烂虾!
    “祖天,啊!”
    元仙子已经被打傻了,大棒子依旧压在她头上,起先惊怒到极致,然而当留意到自身的状态发出疯吼声。
    她面目狰狞咆哮,体内冲出滚滚神芒,形成了漫天的霞光在燃烧,遮笼残破的玉体,同时间汇聚神力震动棍子。
    倒也不得不说元仙子有些战力,但很遗憾他碰到了狠茬子,任由如何挣扎,大铁棍始终压在她的头骨上,锁住她的元神,让其玉体颤栗,霞光溃灭!
    “杀!”
    一位爱慕元仙子的年轻男子,起先扫视她染血的玉体,总觉得有些恶心,继而回过神的他,狂吼一声,祭出一口长矛,刺向钧天的天灵盖。
    “看来都活腻歪了。”
    钧天瞳孔中冷光四射,精气神无限的恐怖,像是大妖魔横立在天地间,冲出如海的气血。
    钧天单臂持着大棒镇压元仙子,一双瞳孔折射出大道波动,等武道天眼开启的时刻,开阖间绽放出的宏大波动,刺的提着长矛冲杀而至的年轻男子,眼睛都瞎了,在流血!
    “啊!”
    他头疼欲裂,后脑勺都被瞳孔溅射的冷光给撕开了!
    这太离谱了,预示着踏入圣级的钧天,战力恐怖绝伦轻,轻而易举可以杀出惊世凶威。
    年轻男子的双手抱着头颅,他觉得元神都要溅射而来的眸光被冲烂了,更感受到了可怕的寒意,都要割开他的肉身。
    其余的年轻男女惊骇无比,这是什么凶人?丰族的贵女都胆敢折辱,瞪一眼重创一位大圣级!
    以往他们自诩实力了得,但在祖天面前如同小鸡仔,已经开始瑟瑟发抖。
    紧接着,还没有等待他们反应过来,祖天抬起的大手攥住了白华云的脖子,任由他如何挣扎,如何抗衡,都像是小耗子般。
    “不要!”
    白华云恐惧大叫,钧天的大手内蕴万道秩序,他被囚禁在里面,肉身已经裂开了,下一刻形神俱灭,崩成一片血雾!
    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坊市彻底轰动了,一些人直冒冷汗,然而多数人并不例外,这些年轻男女再嚣张,他们的身份也和裂星他们毫无可比性!
    特别这些自诩封神殿英杰的男女,寻常嚣张跋扈,蛮横霸道,结果碰到真正的狠人全部腿脚发软,瘫在地上。
    “除了白家和丰家的人,其余的人老子原谅了,都给我滚出去!”钧天依旧擒着大棒镇压元仙子。
    “别走,回来啊!”
    元仙子羞愤欲绝,原本还指望同伴可以救他,但钧天话音刚落他们如同被大赦了般,爬起来逃向远方。
    就在这批人即将逃出坊市区,其中一位黑衣男子回过头,扫了眼钧天,充满了某种可怕的恶意。
    钧天的灵觉何等敏锐,霎时间洞悉到了,体内蔓延出深渊般的大道波动,压的整座坊市区都在发抖,但凡被笼罩在其内的强者,无论是什么修为都如坠寒渊。
    苍穹都阴沉下来,唯有钧天绽放永恒不灭的神光,高高在上俯视八荒十地。
    “你刚才看我做什么?逃出来叫人来杀我吗?”钧天看起来依旧平静,抬起手抓来黑衣男子。
    “没,我不敢,没有……”黑衣男子矢口否认。
    “刚才是我大发善心,给你命活,让你还有吃饭的机会,不是让你滚出去再来针对我!”
    钧天体内毛孔洒落一片能量光辉,照亮了整片星空,化作风暴在震动,硬生生碾碎了黑袍男子。
    其余的人都吓傻了,纷纷看到钧天震动大铁棍轰碎了元仙子,接着他带着无边的寒意向前走来。
    “祖天饶了我们,我们就是路过,来凑凑热闹,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
    这些人伏跪在地上,画面完全反过来了,刚才他们想让祖天跪着认错,结果却是自己。
    “回答我,你能代表封神殿来杀我吗?能给我定罪吗?”钧天提着大棍,点向其中一位女子,让她说话。
    “不,我不能,我不是封神殿的人,只是我的族群有长辈在封神殿办差,而我和封神殿没什么关系,是元仙子拉着我来看热闹的。”这女子满脸恐惧大叫,衣裙都被汗水浸湿了。
    “轰!”
    钧天挥动大棒子砸来,将其打杀,化作一片残尸烂肉。
    “你有没有资格来杀我,给我定罪?”钧天继续拎着染血的大铁棍,指向了第二位。
    “祖天道兄您听我说,我刚才啥都没干,什么话都没有说,请一定要相信我!”这位青年面孔苍白,颤声回应。
    钧天一棒子打出他的元神,以夺天造化经攻破精神识海,抽取出部分精神记忆,投射在虚空中。
    “祖天违逆上苍,这太好了,上杆子向我们送功劳!”
    “不要是杀他,这家奴,我看让他跪在我面前写下悔过书,献祭给上天,连同他的肉身也一块献祭了。”
    “这是一笔天大的功德,我们顺利办完这件事,说不定封神殿的大人们高兴之下,能赐给我们一些身份,到时候我们都是大人了。”
    “哈哈哈,祖天,送给我们大功绩!”
    “还有祖天捕获的上苍秩序,这可是成为上苍之子的重大机会,该归谁?应该算清楚了!”
    “这些还是次要的,关键是裂天一族和紫龙一族要杀他?怎么办?要想个万全之道,让裂天老祖高兴高兴,说不定他还能赐给我们一些珍宝,当然至宝不能归还,还有三样神器,都是我们的战利品,要我看请动家族长辈前辈,和他们掰扯谈条件。”
    一个接着一个元神,接连被钧天挖出精神记忆,投射在虚空,显照出一幅幅画面,投放出来给所有的强者看。
    满世界的人都懵逼了,在他们的认知中,封神殿的人高高在上,尊贵无比,但是这些货色,献祭祖天,挖走上苍秩序也就罢了,还要去讨好异族?
    这当真颠覆他们的认知,甚至能看出,这批人和玉家没有一丝的关系,都是一些管家的后代!
    说句难听点的话,他们都是奴才的后代,只是自我认为很高贵,结果现在被撕开了遮羞布,还剩下什么?
    朴龙迅速记录完毕这些信息,火急火燎向着圣皇城抵达。
    有些老大圣暗暗点头,刚才他以为祖天会不计后果大杀四方,但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而今将事情翻腾到这个层面,就是这些人自己作死!
    “祖天,已经一天过去了,你什么时候前来领死?还是准备等待我杀干净秦萌萌这些人,你再死过来?”
    古城坊市区,裂龙非常的不耐烦,在夜色中发出隆隆的话语传遍浩瀚大域。
    裂龙需要忌惮什么?大威太子已经被扫地出门,圣皇战场从现在开始,他说的算!
    远方,黎雄和黎宣即将抵达古城!
    他们兄妹怒不可遏,异族在这里放出话来要杀他?太肆无忌惮了吧!
    “这种场面就不要跳出来了,封神殿来人了,言称替天行道,要让祖天过去给个交代,看架势好像要将其羁押到封神殿!”圣皇一脉有强者追上来拦住他们
    “一个异族,胆敢在这里嚣张?我焉能忍让!”
    黎雄大怒:“还有封神殿的人?他们不过是一群附庸族群,打这封神殿的牌子到处为非作歹,而封神殿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任何话,至于他们算什么?还替天行道,狗屎!”
    “黎雄,冷静点,混沌矿脉快要开启了,圣皇宫的传承才是你们崛起之根本,没有这些传承你拿什么崛起,你又不是大威太子!”
    走来的老人劝说:“封神殿这些附庸,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接下来,来的使者才是封神殿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什么都要退让,我还算什么圣皇后裔?给老祖宗丢脸,今日纵然战死也要拍死了裂龙!”
    黎雄的精气神无限爆发,他让黎宣留在这里,准备暗枪匹马杀过去和他大干一场。
    提起圣皇,家族里的老人顿时沉默了,当然他并不担心黎雄遭遇危险,毕竟他体内的血脉无比强大,只要能探寻到部分机遇,开启血脉枷锁,未来成为震世级潜质不难。
    圣皇的血脉岂能是纸糊的?一旦打出来能反馈给他至强的潜质。
    “朴龙早报,权威发言!”
    就在圣皇战场气氛压抑的时刻,权威抵达了圣皇城!
    “这狗东西来的真及时。”神祇下意识心头发紧,这狗东西的情报每一次都具备轰动性,而今在这等局面中,多半带来了关乎于祖天的消息。
    “都死了……”
    等待坊市区发生的场景投射而出,整座圣皇城全面轰动了,他真的敢杀?
    封神殿死了一批人,公之于众的言论让世人惊悚。
    神祇都有些头大了,这件事彻底闹大了,自古以来高高在上的封神殿,养了这群败类,竟然去讨好异族?
    “哈哈哈哈!”
    裂龙老祖开怀大笑,自古以来他们阻截仇视异族的年轻霸王,从这里可以看出效果显著啊。
    ……
    而此时此刻,祖天正向着古城横渡。
    以他现在的状态何惧什么裂龙?不是震世级潜质没有资格和他交手,纵然对方是无敌大圣又如何,以他现在的状态,堪称违规级的潜质,需要忌惮什么?
    “杀异族,建立威望,聚纳信仰火光,这是一条短期征程路!”牛清楚,想要从现在起源界现在的格局中撕开一条路,为祖庭聚纳众生信仰火光,镇压异族就是强有力的突破口。
    钧天行动力超强,远远向着古城横渡,当然他不清楚的是古城爆发了大战,黎雄和裂龙展开了大碰撞。
    轰然之间,钧天僵硬在原地。
    他的眸子清冷,感受到了什么,疑似可怕的危机在临近。
    起先他惊疑不定,但很快满腔窒息,好像苍穹崩塌了,无上杀劫即将怒压而来。
    太快了!
    盖世杀伐如同横渡了亿万里长河,无限向着他逼压而来,
    钧天豁然间抬起头,冲着上天瞳孔怒睁。
    “圣榜!”
    他的拳头紧握,凝望着无限缩小,压来的圣榜。
    他在缩小,急速压来,划过了浩瀚的战场,要镇杀钧天!
    同一时间,玉白的精神意志在这里下达。
    “祖天,叛逆,你这个家奴连封神殿的人都敢杀,我想要杀你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胆敢和我斗?你配吗?”
    圣榜在燃烧,在爆发,无比的恐怖!
    玉白彻底怒了,违规通过特殊手段掌握圣榜,要轰杀了钧天!
    “红云仙子,该你爆发了!”
    钧天怒发冲冠,圣榜压来了,在违规,但圣皇战场对战力的压制短时间散去了!
    至宝红云葫芦正在参悟老人留给她的法则,这一刻听到召唤,闪电般的觉醒,在神级能量池的激发中首次迎来了大爆发。
    轰!
    钧天霎时间冲向了苍穹,身躯翻腾出红色祥云,亿万至宝规则笼罩住身躯,挟着无边的风暴,如同绝世天神横击世外大星。
    “我不是姑娘,我是公的!”红云发出意念波动,当然她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公是母,只不过牛和雄大天天说她是母的。

章节目录

盖世人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一叶青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青天并收藏盖世人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