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荒的雨下得大,那水珠几乎是砸在屋檐上,噼里啪啦的,显得很有气势。
    但是这雨声再大,也遮掩不住隔壁房间传来的声音。
    “云娘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到底是百灵鸟血脉啊。”一名风韵女子只穿着贴身的衣物,慵懒地卧在床上,笑眯眯地看着面前那正在专心修理梳妆台的少年,淡淡道:“小宝今年多大了?快十八了吧?”
    那被叫做小宝的少年偏过头,一眼就望见那肚兜也遮不住的雪白边缘,连忙又转回来,说道:“还差四个月。”
    床上的女子见那少年的反应,咯咯笑了一声:“躲什么呀?想看的话,姐姐解下来给你看……”
    “不能看,看了要给钱的。”小宝摇了摇头,“姐姐是靠这个挣钱的,我不能占便宜!”
    听到这话,那女子笑的更加开心,说道:“就喜欢你这懂事的劲。”
    “不过啊,十八了,就长大了。”
    “楼里的姑娘里,你喜欢哪位姐姐?”
    “喜欢谁,等到你生日那一天,送你房间去。”那风韵女子笑嘻嘻说着,“不要钱。”
    小宝摇了摇头,摇晃了一下梳妆台,说道:“胡姐姐,修好了,您看看……”
    “不看了,你的手艺我信得过。”女子从床上坐起来,拍了拍床沿,“坐过来。”
    小宝听话地走到床边,坐在床沿上,那女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庞,笑道:“你也算是有门手艺,饿不死了。”
    “等十八岁以后,就离开这里吧!”
    小宝一惊,连忙从床上站起来,望着对方,说道:“姐姐,我做错什么了?”
    “傻孩子!”那女子拉着小宝重新坐下,说道,“你想一辈子都留在咱们这半香楼?”
    “没出息的……”
    小宝闻言,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摇了摇头:“半妖能有什么出息。”
    “胡姐姐,我认命。”
    那胡姐姐望着小宝,张了张嘴,却再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
    半香楼,青丘国一座小城中一间不起眼的青楼。
    这青楼里,跑堂的,做工的,陪客的,都是半妖!
    他们体内,那妖族的血脉都算是平庸甚至低劣,因此没有那些妖族化形后的妖娆姿容,自然也就上不了台面。
    妖族血脉低等,又毫不意外的没有通读天赋。若是再没有父母兄弟的帮衬,讨生活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们往往只能抱团取暖。
    类似半香楼这样的下等青楼,在南荒并不少见。一般都分布在比较偏僻的小城小镇,也就是接待同样血脉低劣的妖族,以及那些跑商队的伙计们。
    ……
    “你识字,还会手艺活,人长的也精神,怎么会没有出息呢?”胡姐姐笑吟吟地望着小宝,温柔道,“去都城吧。”
    “那里的半妖有背景的不少,万一有人看上了你,招赘了呢。”
    “总要成家立业的。”
    “你总不能一辈子在这半香楼里厮混,娶一个楼里的姑娘吧?”
    小宝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半狐女子,刚想说什么,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女子惊慌失措道:“胡姐姐,你快去看看小蝶!”
    胡玉致脸色一变,连忙冲了出去,小宝也起身跟了上去。
    出门走了不远,胡玉致就直接冲入了一个房间,小宝也跑了过去。
    一进房间,小宝呆呆都站在了门口,他看见一个女子正蜷缩在墙脚,浑身伤痕累累,背后有一对枯黄的蝶翼,那蝶翼上有好几个被烧出来的洞。
    那女子见到胡玉致,一脸委屈,还没说话眼泪就落了下来。
    “他们……他们说加钱的……”
    “还……还没给!”
    听到这蝶妖的话,小宝只感觉一股热血冲进了脑中,转身就跑了出去。
    ……
    冲出了半香楼,小宝一眼就看到那之前走进小蝶房间的犬妖,大喊一声:站住!
    那犬妖转过身,就看到小宝头上缓缓长出了一对牛角,朝着他撞了过来。
    犬妖乃是七品,自然不惧小宝,只是随意一挥手,就将小宝掀翻在地。
    “小子,找死?”那犬妖冷冷望着小宝。
    小宝从地上爬起来,刚要继续冲上去,肩膀上突然出现一只手,将他拉住。
    小宝回过头,就看到胡玉致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胡姐姐!”小宝看向胡玉致,胡玉致轻轻一笑,将小宝拉到自己身后,笑脸盈盈走到犬妖面前,说道:“客官,你还没付钱呢。”
    那犬妖见到胡玉致,倒是眼前一亮,没想到这穷乡僻壤的半妖青楼中还有这么一个人物,容貌虽然平平,但是这身材倒是火辣。
    “哼,说了是蝶妖,结果是一只扑棱蛾子。我没找你们要钱就不错了!”那犬妖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又色眯眯地看着胡玉致,“不过要是你再陪我一夜,这钱,我就付了。”
    胡玉致虽然还是含笑,但是眼神却冷了下来:“我们半妖,挣的是苦钱。”
    “大家都是妖族,客官就不要为难了!”
    “你们这种半妖也算妖族?”那犬妖冷笑一声道,“能读人族经典吗?能修血脉之路吗?”
    “这辈子除了化形,还能往上修行吗?”
    说完,那犬妖又淫笑一声,上前一步,伸手就朝着胡玉致的胸口抓去,“想要钱,就要让大爷再开心开心!”
    “你去死!”小宝再次从胡玉致身后冲出,撞向犬妖,这一次犬妖却是一脚,直接将小宝踩在脚下。
    “小杂种,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住手!”那胡玉致大喊,随即手中出现了一颗红黑色的珠子,“你看看这是什么?”
    那犬妖蛮不在乎望去,但随即眼神一凝。
    “血爆丹!”那犬妖一愣,“你……你怎么有这个东西?”
    血爆丹,是以灵妖的妖丹为材料,炼制的一次性法宝,一旦使用,就相当于灵妖自爆。
    “把脚挪开!”胡玉致冷喝道,“然后付钱!”
    “不然老娘今天豁出去了,跟你同归于尽!”
    “没有点依仗,你以为我敢在这里开青楼?”
    那犬妖顿时没了之前的气焰,他不过就是七品而已,还挡不住灵妖的自爆一击。
    “好说,好说!”那犬妖连忙放开小宝,从口袋里掏出几颗月石,放在地上,随后缓缓后退。
    “小宝!”胡玉致喊了一声,小宝连忙将那些月石捡起来,一一检查,然后朝胡玉致点了点头。
    “滚!”胡玉致冷哼道。
    那犬妖瞪了一眼胡玉致,点了点头:“哼,行,算你们狠!”
    犬妖说完,转身离开。
    直到看见犬妖走远,那胡玉致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宝,过来扶姐姐一下。”
    小宝闻言,连忙上前扶住胡玉致,瞬间感觉到胡玉致的身体紧紧贴在了自己身上,似乎没有力气站立。
    “姐姐……”小宝捏紧了拳头,眼中流露出愤怒和无奈。
    这已经不是胡玉致第一次拿出血爆丹来威胁那些挑事的人了。
    凭什么?
    他们只是想要应得的,还要这么拼命!
    “走吧,回楼里。”那胡玉致轻轻叹了一口气,“这是咱们的命。”
    “半妖的命!”
    ……
    方寸山。
    休整了一天一夜,陈洛总算感觉演化之力恢复了一些。
    再写一章问题不大!
    陈洛坐回书桌前,将之前写好的关于沙和尚的章回放在了一旁。
    得存一存,等自己下幽冥以后再发。
    之前黄风怪那两章,若不是为了检查封印效果,也不会那么快发出去的。
    陈洛定了定心神,拿起毛笔,书写出下一回的章回标题——
    “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
    ……
    “这回书,盖言取经之道,不离乎一身务本之道也。却说他师徒四众,了悟真如,顿开尘锁,自跳出性海流沙,浑无挂碍,径投大路西来。”
    “历遍了青山绿水,看不尽野草闲花。真个也光阴迅速,又值九秋,但见了些枫叶满山红,黄花耐晚风。”
    陈洛落笔,开篇便是师徒四人一路西去,转眼便是一年过去。
    在接下里的故事中,师徒四人见着一户大户人家,想要借宿,正巧这大户人家刚刚死了掌门的男人,只留下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和三个娇俏玲珑的女儿。
    那妇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瞎了心,居然提出想要招赘师徒四人,言说家中有七八年吃不着的谷米,十来年穿不尽的绫罗,一生使不完的金银,再加上三个女儿一个个国色天香,蕙质兰心,着实诱人!
    只是面对这种诱惑,唯有猪八戒动了心,想要留下来,却不想原来这妇人与三位女儿乃是黎山老母、观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变作的,戏弄了一番猪八戒。最后留下了一道颂子便离去了。
    那颂子共曰八句,乃是——
    黎山老母不思凡,南海菩萨请下山。普贤文殊皆是客,化成美女在林间。圣僧有德还无俗,八戒无禅更有凡。从此静心须改过,若生怠慢路途难!
    自此,这一章回就此结束,通篇看下来,只有猪八戒倒了大霉。
    ……
    陈洛小时候读《西游记》原著,也只是看个热闹,觉得这一章猪八戒好玩,但又觉得这一章出现得突兀。既没有妖魔拦路的刺激,也没有后面情劫的深刻,只有一场玩闹一般的招婿。
    而就这,也算是西行路上的一难。
    这一难,是难在哪里呢?
    陈洛一字一字的往下写着,此时的他,对这一章有了自己新的理解。
    其实归根结底,这里试的,其实是唐僧师徒四人的本心。
    往前翻一翻就能理解了,随着沙僧入队,取经团队人员齐整,正式开始“西天取经”这个项目,那在项目落地之前,公司上层还需要再观察一下,这个团队可靠不可靠,会不会中途人心散掉。
    换作西游记里的目的,就是取经之心是否坚定。
    而在这里面,关键自然就是唐三藏了,毕竟他才是天命取经人,是真正的核心人物,不可替代。
    看看菩萨们布下的考题中给出的条件吧。
    首先,地处偏远,无拘无束。如果在这里定居,唐王也不会知晓。
    其次,荣华富贵。吃穿不尽,享用不完。
    第三,红粉佳人。那真真、爱爱、怜怜三女,各个国色天香,好一处温柔乡!
    最后,则是连徒弟们都有安排,免去唐僧的后顾之忧。
    这并不是像后面女儿国、无底洞那般单一的情劫,而是全方位的诱惑。
    毕竟凡人嘛,除了诱惑,什么都能抵挡!
    这里,所谓的禅心,其实就是普通的人心。
    没有贬低,也没有丑化,就是最正常的人心,这里与贪婪无关,与好色也无关。
    你看,这写的不是达官贵人,也不是世家门阀,就是一户死了掌门男人的大地主而已。
    平常而自然。
    但这一难,难就难在自然平常上。
    是那种即便接受了,也是人之常情的程度。
    在陈洛眼中,这便是红尘心。
    菩萨们的考验可以说是浅尝辄止,也可以说是深入骨髓。
    一念留,一念行,皆在一念之间,无关对错,只有适合。
    很显然,最终倒霉的是猪八戒。而唐僧从始至终,那心思都没有动摇过一分。
    也正是如此,那颂里才有“圣僧有德更无俗,八戒无禅更有凡”的句子。
    那这文章,映射在陈洛的武道上,又会有什么效果呢?
    陈洛运笔如飞,很快就写到了文章的最后——
    “那沙和尚却卷起铺盖,收拾了担子;孙大圣解缰牵马,引唐僧入林寻看。咦!这正是:从正修持须谨慎,扫除爱欲自归真。毕竟不知那呆子凶吉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最后一个字落下,刹那间文稿之上七彩光芒绽放,最终凝成一束,直接射向了陈洛的神魂之中,而陈洛也同时闭上了双眼,落入冥冥之中的七彩大道之上。
    ……
    “咚,咚,咚……”耳边响起有节奏的跳动声,仿佛是鼓槌轻轻敲在鼓面上,陈洛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有一颗七彩心脏,正有节奏地跳动着。
    “禅心?”陈洛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最新章回凝聚出的七彩禅心。
    “不归佛门,而归红尘?”陈洛微微皱眉,在他想来,这颗突然凝聚出的禅心应当和佛门更加有关才对。
    但是他那条佛门大道却没有什么反应,而这颗禅心却和武道发生了共鸣。
    “是红尘本心啊!”陈洛很快就想通了,自己之前的分析并没有错,虽然那章回说的是唐僧的禅心,但是映射的却是人之初心!
    唐僧初心,自请愿西行开始,便是求取真经。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是八千里的契机!
    陈洛伸出手,点在那颗七彩心脏之上,顿时那七彩心脏化作七彩流光,顺着陈洛的手臂流入到陈洛的身体之中,最后凝聚在陈洛的心脏处,又化作了一颗心脏的模样。
    “嗯?”陈洛感应到这颗本心传来的信息,脸色露出一道古怪的神色。
    “这么贴心的作用!”
    陈洛转过身,望着面前的八千里,抬起腿,直接踏了上去!
    ……
    “轰!”
    天空中突然响起惊雷。
    紧接着,一条七彩大道的虚影浮现在人族的天空之中。
    “嗯?古怪?不是唯有每三千里开道时,才会大道显现吗?”有大儒望着天空中的七彩大道,发出疑惑。
    “也不完全是。若是万里通天或者道境规则有变,也会出现这样的异象!”
    “梧侯才三品,不至于现在就万里通天,那就是……八千里的道境规则有变?”
    “不知道啊,这件事唯有武道才能真切感应!”
    “唉,那些武者,和道主同一时代,真是让人羡慕啊!”
    “别说了,难受!”
    ……
    东苍城。
    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只要看到七彩大道的虚影,整个城市就欢呼了起来。
    “是梧侯,梧侯又在整活了!”
    “瞎说什么,梧侯是在谋大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有感应吗?”
    “不知道啊,也没感应到武道反馈。去问问那些武道天骄,他们可能感应的更明显一点。”
    “不是,你们是不是没有发现重点,梧侯二品了!”
    “二品就二品嘛,梧侯注定封圣的人物,二品有什么稀奇!”
    而此时,在东苍城内,还有另一批人。
    那些前来论剑的儒门天骄和道门天骄。
    “该不会,又是送什么好处吧?”一名道门天骄喃喃道。
    “难说!梧侯对武道从来都是掏心掏肺的!”一名儒门天骄叹了一口气。
    “卧……我们还怎么跟武道他们打?”一名道门天骄将手中的拂尘狠狠地摔在地上。
    “要不,加入他们?”一名儒门天骄犹豫片刻,发出了建议。
    他们没有发现,在角落里,有一个道袍真人默默流下了两行眼泪。
    “武道,你TM太赖皮了!”
    “难道我还要继续对抗你们下一届吗?”
    “我悲风,可是先天道体啊(?_?)”
    ……
    冥冥中,数道目光从不知处投来,落在了陈洛的七彩大道上。
    陈洛微微感应,察觉到儒门大道和道门大道的气息,便拱手行了个礼,随后看着脚下的八千里大道,深吸一口气。
    “道则:”
    “入八千里,发本心誓言,凝聚红尘本心,开一朵心花!”
    “此境界心境神魂失守之时,可自碎本心,谋求最后一丝生机!”
    话音落下,脚下八千里大道顿时花香四溢,一朵朵七彩花朵从八千里大道的裂缝中长了出来。
    ……
    “还是心软啊!”圣堂内,韩昌黎脸上带着笑意,语气赞赏的说道。
    “若是将这力量集聚自身,怕是今日便可直入二品巅峰了。”颜百川站在韩昌黎身边,也是摇了摇头,“和他师父一样,对后生晚辈温柔的不行!”
    “人族之福!”韩昌黎点了点头。
    ……
    东苍。
    武院内,一众武道天骄望着天空,一个个面色惊愕。
    不入三品通神境,不能感应到这一次的武道反馈,而他们,将将跨入了这个境界。
    此时,他们心中泛起了大道反馈,明悟了这一次的陈洛对武道的改变。
    “苏师姐,发生什么事情了。”一名武院弟子问向平日里最好说话的苏浅浅,而其他大儒也纷纷竖起耳朵,听了过来。
    “武者入八千里,自会领悟一道神通。”苏浅浅眼睛直直地望着那空中的武道虚影,缓缓说道,“说神通也不合适,但是可以认清本心,发本心誓言,开心花,凝本心。”
    “之前梧侯定下八千里道境时,曾立下道则,八千里艰险,修心、炼心、持心。”此时在苏浅浅身旁,武当大师兄宋无疾接着说道,“一朝神魂失守,武道路断。”
    其他武者点了点头,他们自然知道这件事,当初陈洛为了立这道道则,甚至让八千里大道出现了裂痕。
    而这一境界,也被称作武道最险。
    “今日梧侯入八千里,再立本心,助我辈修行!”
    “大道反馈的消息,当八千里神魂失守之时,可自碎本心,能有一次重新心神清明的机会。”
    “梧侯在八千里路,再护我等一次!”
    苏浅浅缓缓躬身,口中轻诉:“谢公子看护!”
    宋无疾也行礼道:“谢梧侯看护!”
    其余武者闻言,也齐齐行礼,高呼:“谢梧侯看护!”
    ……
    很快,这信息就传遍东苍,传遍北域,传遍大玄。
    无论是不是三品武者,无论能不能修入八千里,无论是不是武者,苍天之下,处处传来感恩之声。
    这一护,护的是无数后来人,这些人里,或许就有他们的子孙,他们后代。
    “谢梧侯看护!”
    “谢道主看护!”
    “谢道主看护!”
    ……
    而正在天下赞颂之时,陈洛已经退出了冥冥,重新坐在了方寸山的书房之中。
    “嗯?二品了,似乎神魂也壮大了不少!”陈洛感应了一下,“那就是还能再多待一会,多写几篇……”
    突然间,陈洛感觉到神魂中传来一阵针扎的疼痛感。
    “这是……”
    “师伯找我!”
    ------题外话------
    迟到了。
    我错了。
    实在是看渔船出海太带劲了。。没注意到被审核了。

章节目录

我用闲书成圣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出走八万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出走八万里并收藏我用闲书成圣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