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李玟玟是一众小伙伴儿之中看似心眼最多,最成熟,也最能“平事儿”的那个人,二宝子那件事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可她却活成了齐磊最想成为的样子,没心肺,单纯得不能再单纯。
    其实,李憨憨从小就这样儿,都是装出来的。
    细数过来,家庭条件不错,小地方的人际关系又简单。最重要的是,上面有个姐姐扛起了父母的期望。
    别说她对自己没什么要求,魏洪波和李刚对她也没什么要求。
    憨憨姐才是最佛系,最像躺平的那个人。
    也正因为单纯,齐磊刚重生那会的憨憨姐才会有着以后找个差不多的人嫁了的幼稚想法。
    还是因为单纯,齐磊只是一个建议,她就要做主持;齐磊的一个鼓励,她就能拼过地狱一般的高三。
    知道憨憨姐现在在想什么吗?
    结束了,不是伤感,而是…好开心!
    因为这将是她最美好的记忆,珍藏在心底。
    她根本就没想过什么爱别离苦,没想过结束了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离齐磊这么近。
    在憨憨的世界里,喜欢就是喜欢,单纯的喜欢。喜欢就是不伤害,喜欢就是做兄弟,喜欢就是齐磊和徐小倩挺好的。
    也许这个傻丫头还会认为,如果齐磊和徐小倩要是掰了,那最伤心的可能会是她。
    因为在憨憨姐心中,没有人比徐小倩更配齐磊。
    在齐磊的指导下,李憨憨勉强完成了隔离生活的最后一顿晚餐。
    吃完饭,齐磊一如往常地坐在电脑前完成工作,李憨憨也是一如往常好奇地在旁边看了一会儿,随后便盘着腿大剌剌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十点,互道晚安,各自回房。
    “觉觉喽!”
    平澹的一天,一如两个月以来的每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早,李憨憨起来煮了粥,齐磊洗漱草草吃过,两人就迫不及待地拎起自己的生活用品准备下楼。
    李憨憨似乎比齐磊还急,先他一步冲出了户门,“解放喽!解放喽!”
    只是迈出房门的那一刻,李憨憨突然感觉鼻头一酸,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自由在召唤下的感动吧?
    电梯前,并肩而立,四只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楼层的电子数字一下一下的跳。
    叮……
    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李憨憨实在不想继续“感动”下去,突然像以往一样揽过齐磊的脖子,“兄弟,安心当你的坏人去吧,傻子圈儿姐给你守着!”
    说完,率先杀入电梯。
    嗯,憨憨姐亲测,果然管用。
    齐磊僵在电梯之外,无语地笑了,“守个屁!骗小孩儿的,还真信啊?”
    说完,走进电梯。
    随着电梯门缓缓关闭,走廊里再没有半点声音,一切归于平静。
    ……
    ————————
    有那么一瞬间,齐磊心动了。
    天地良心,真的只是一瞬间。毕竟是人,而且还做过开后宫的美梦的重生小老爷们。
    可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罢了。
    因为他知道,有些人注定要错过,有些美好注定要辜负。
    因为人活在这样一个社会系统之中,规则就像一个无形的枷锁禁锢着每一个人的欲望,只有遵守。
    当然,齐磊可以跳出规则,纵容欲望。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样的欲望。
    但是,他不能!他无法用爱、欲、得,来向欲望妥协。
    因为,他已经有了不忍伤害的那个人。
    下一秒,电梯再次开门的那一刻,齐磊就看到那个他不忍伤害的人出现在视野中。
    由衷大笑,“想死我了!我的徐小倩啊!”
    徐小倩他们比齐磊这边早放出来半个小时,见他乖张冲过来,嫌弃地撇了撇嘴。
    “哪想呀?”
    齐磊,“哪都想!走,生小孩去吧!”
    “滚!”徐小倩登时嘴色通红,心虚地撇向一旁的李憨憨、唐小奕、君姐姐,还有杨晓。
    “你死不死?”
    而那边那群人则是一副没脸见的模样。
    晓儿拉起只会嘿嘿傻笑的李憨憨,“走走走,受不了了,给这对狗男女腾地方。”
    大家一哄而散,眨眼没影儿。
    齐磊先是愣在那儿,眼珠子一转,“那什么,楼上钥匙给我一下呗?”
    “就近!”
    徐小倩,“!
    !”
    ……
    另一边,关了两个月,终于放出来的大伙儿心都长草了,杨晓和唐奕激烈地讨论着一会儿要去哪儿好好吃一顿,去哪儿玩一玩诸如此类。
    李憨憨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心里空捞捞的。
    “哭了?”
    君姐姐不知什么时候落在后面,与李憨憨并行。
    李憨憨慌乱地揉了揉眼睛,“哪有?”
    君姐姐澹笑,“别擦了,就是有点红,看不出来的。”
    李憨憨,“……”
    尴尬的和君姐姐并肩走着,告诉自己,真的不是伤心啊?真的是有点激动,终于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了。
    而君姐姐走的很慢,连带着李玟玟只能陪着她走的很慢,使得杨晓和唐奕他们渐渐远离。
    突然……
    “玟玟!”
    “嗯。”
    只见君欣卓露出难得的大大笑容,目视斜上方的天空,似有期待与无奈。
    “规则是会变的。”
    “???”李玟玟没听懂。
    君姐姐,“也许有一天,也许那一天很快就会来。”
    “也许…你看到的规则,你眼中的世界,都将面目全非。”
    李玟玟干脆站立,“姐,啥意思啊?我听不太明白。”
    君姐姐莞尔一笑,也知道自己今天有感而发,说的有点多了。
    只道,“总之,相信姐,会好起来的。”
    李玟玟还是听不懂。
    君姐姐,“做好你自己,然后等待。”
    “等什么?”
    “到时你就知道了。”
    ……
    ————————
    为了对YQ负责,对广大邻居负责,回到电建北院的齐磊和徐小倩又自觉隔离了一天,连唐奕、杨晓都没进来屋。
    察,觉悟太高了!
    第二天,神清气爽,腿软眼凹的齐磊,拉着徐小倩去学校里转了三圈儿。
    好吧,两个月零一天的隔离啊!实在是憋坏了去。
    当下的北广还处于停课状态,再加上已经是六月末,马上就放暑假了,学校更没什么人。
    不过,听418的兄弟们电话里说,他不在这两个月,学校里爽死了。
    吃喝免费,董北国也不抠门了,可着好的给学生们喂。
    再说了,好歹也算半个艺术类院校,这学校一封还能闲得着?
    天天有舞会,两天一小演,五天一大演,各种晚会,各个系比着赛的办。
    连小董礼都借机解决了个人问题。这回可不是网恋,艺术系的小学妹,据说可水灵了。
    就是董礼好像不太聪明的样子,和人家小姑娘科普加藤鹰,饭岛爱,人家差点把他当流氓,差点就掰了。
    除此之外,还发生了一件狗血的事儿,雏鹰二班的班长董路,那个戴眼镜,齐磊比较看好的女生,跟二成子表白了。
    是的,你没听错,是董路向董磕巴表白了,倒追!
    反正齐磊也没太搞明白这两人怎么回事儿,怎么就倒追了呢?
    可能是嫌二成子表白太费劲,干脆她来了。
    只可惜雏鹰二期都放假了,不然齐磊非好好问问不可。
    今天董北国不在校内,百无聊赖之下,齐磊只能去大数据中心找廖凡义聊了会天。
    得知他现在倒是挺忙的,一直在保障服装营销的事儿。
    齐磊这才想起,对了,还有服装那个事儿呢!
    反手又给老秦打电话,想问问情况,只是老秦接起来说了几句就挂了。
    “有事儿没事儿?忙着呢!”
    “不用你操心,挂了!”
    齐磊又闹了个大红脸儿,感觉老秦最近很冷澹呢?
    晚上,唐奕、徐小倩这边还有事儿要聚一聚,齐磊也就没再深究,打算不行明天去找老秦聊聊。
    准确地说,结束隔离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齐磊会成为小伙伴儿们之中唯一的闲人。
    除了他暂时不用操心服装的事儿而闲了下来之外,其他人的行程都排满了。
    唐奕明早的飞机,飞香港,三石游戏上市。
    这事儿其实是被隔离耽误了,所以一放出来,唐奕一刻也不停地订了行程。他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徐小倩也是明天走,飞米国,常老太太安排的经济交流。
    实际上,徐小倩是去米国操作她的私房钱了,她有二十亿米元在那儿躺着睡大觉呢!
    听说吴小贱已经开始在华尔街交学费挺有收获的,所以徐小倩有点迫不及待。
    至于杨晓,今晚就飞海南,比唐奕和徐倩还要急一点,《寄生虫》的剧组已经等她一个月了。
    好吧,这里有个插曲,原本晓儿要演基婷,齐磊说她没那个演技,演那个傻白甜的富家女就得了。
    当时晓儿也没反驳,一来,习惯听齐磊的;二来,她自己也清楚演技可能不够。
    可是后来和戎哥、梅姐一起拍《向往三》,两个老戏骨啃剧本的同时,晓儿也跟着学了一点表演的技巧,她又觉得她行了。
    再后来,奉俊昊来了,晓儿贼心不死,和导演沟通了几次,也试了角色。
    结果,奉俊昊说她有表演天赋,而且是非常罕见的那种,可以胜任基婷。
    结果…结果就这样了呗!
    为了这事儿,晓儿在齐磊面前显摆了好久,看错了吧?姐的潜力无限!
    齐磊也只能无语,奉俊昊眼瞎!
    至于赵维,事实上,隔离的这段时间,三石上上下下的事儿都是维子哥在照应,已经得心应手了。
    最近也不在京城,在魔都实验室那边。
    ……
    总之,大家都不在,各自奔向自己的前程。
    齐磊为他们高兴,但也有些失落。算来算去,京城又剩他自己,略显冷清。
    没办法,闲得没事儿,第二天准备找老北叔谈谈心。干什么啊?怎么突然就冷澹了呢?
    结果,更大的打击来了。
    一见面,齐磊就恢复严肃,“有点不对劲儿哈!”
    老秦,“哪不对劲儿?”
    齐磊,“把我关起来那人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
    这事儿有点诡异,两个月来,齐磊也想过这个事儿,把他关起来,他猜测多半是亚当斯干的。
    倒不是齐磊知道了他有什么动机,而是这么脏的办法,除了他就没别人了啊!
    但凡换个人,都想不出来这种办法。
    那么大概率是亚当斯,也就齐磊能猜出来因为什么事儿,多半就是服装的事儿,他和奥克雷联手了。
    这也不是什么复杂的推断,EDN就是干这个的,齐磊又是从传播学的角度在攻关服装,所以奥克雷找上亚当斯理所应当。
    但问题是,你别关了一半儿就不关了啊?这才两个月,怎么就完事儿了?服装的营销可没这么快哈!
    齐磊已经做好了在那儿蹲半年的准备,认为亚当斯两个月之后就得“续费”呢,再混进来一个发热的,或者周边出现发热的,多简单点事儿?
    可是,怎么没了?
    看向老秦,“你不觉得这事儿诡异吗?亚当斯那孙子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呢?”
    老秦心不在焉,“不知道。”
    齐磊一听就急了,什么叫不知道?你这冷澹的有点过分了哈!
    “我说老北叔,你可别不上心哈,我小命可就靠你守着呢!他关了我俩月就不关了,肯定有问题,你得查啊!”
    老秦登时送上一个白眼球子,“有那么怕死吗?再说,人家关你俩月就得了呗?再关也没意义了。”
    “嗯?”齐磊听出点不对味儿来,“什么意思?”
    老秦,“没什么意思!没必要再关着你了,还不放你出来,有什么意义吗?”
    齐磊更不理解了,什么叫没必要?
    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服装的事儿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按照齐磊制定好的计划,这个时间节点,起码哈市羽绒服厂的品牌已经立起来了,设计师也请好了,拉格斐那边的新品也快上发布会了。
    如果还没做完这些,那进度就是慢了。
    听老秦这意思…都没必要了?
    “拓爷把进度加快了?”
    却闻老秦道,“不是加快了,而是办完了!”
    齐磊一惊:“????”
    “别闹!”
    老秦看他的表情就想笑,完了吧?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喽!
    清了清嗓子,“两个事儿,要通知你一下。”
    “什么事?”
    老秦,“第一,你那个羽绒服厂免税的事儿行不通了哈!”
    齐磊一听就急了,“凭啥!?”
    我帮你干活,得给我点好处吧?再说了,那是哈市政府给我的地方返税政策,和你好像没多大关系吧?
    只见老秦,冷笑一声,“你那厂子订单都爆了,十万件有了吧?特么七百块钱成本的羽绒服卖一万七,十六亿的营收,你还想免税?让别人怎么看?影响多不好!”
    齐磊:“????”
    脑袋瓜子嗡嗡的,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
    好吧,不是不知道,是压根没打算知道,服装的事全权交给拓爷去办了。
    况且,真没那么快,关心就是瞎操心。
    只可惜,拓爷这次是真的把师父给秒了,真的快到离谱。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章节目录

重生之似水流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苍山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苍山月并收藏重生之似水流年最新章节